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MO 宇宙中心

Greeeeeenail:

= 1 =




松本润只稍微动了一下就感觉到身后热乎乎的身体紧紧缠了上来。




“不许走……”




= 2 =




今天大概也要迟到了。总裁挣扎了一下便躺回去,想了想,等背后的呼吸声变得均匀绵长之后悄悄地又试着起了一次床——意料之中地再次被抱住了。


“……”


夏天也很黏人,冬天更变本加厉了,这个人果然是属猫的吧。松本润无奈地望着天花板叹气。


从大明星上部戏杀青开始每天早上都面临这样甜蜜的困扰,大野智自己不用上班也就算了,还肆无忌惮恃宠而骄毫无体谅之心地妄想总裁也和他一起暖饱思淫欲。


克己的总裁大人思了两天就不行了,都没好好做正事哪有心情管暖饱和淫欲,他的小情人再可爱他也没办法放任自己就舒舒服服地做个甩手掌柜。可是他的小情人实在太可爱了,不依不饶地抱着他,明明就没睡醒但是委屈的表情闭着眼睛也能做出一百个不重样的,脸蛋粉扑扑的,嘟起来的嘴巴也是蜜桃果冻一样的水粉色,口齿不清超级可爱地说着不知道从哪个剧本里搬出来的可怕的台词,“哼今天你敢踏出家门我就打断你的腿”,或者他自己改编的“你不亲亲我我就和你离婚”之类的幼稚的威胁。虽然责任心不允许松本润每天早上迟到,可是大明星这样撒娇耍赖不许自己离开他的样子,真的是非常非常特别的冬季限定呢。


松本润的内心非常痛苦,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看到枕在他的手臂上还抱着他的腰的大野智,内心就像爆发了十级地震一样摇摆不定。


只好先反手抚摸大野智柔软的头发,再亲亲他的发顶,听一听对方猫咪一样满足的咕噜声,甜蜜并苦恼着。


如果问松本润“既然拿他没办法,不如试试看不管他怎么样?”的话,他会露出非常一言难尽的表情。


以前并不是没试过哦。大野智从背后抱住他不许他离开的时候,松本润索性背着大野智一起起床了,反正他体重轻得要命,背着他在房间里洗漱吃早饭也没什么。做早饭的时候他时不时会用柔软的唇瓣在松本润的脸颊和脖子上蹭来蹭去,问他想吃酸奶还是牛奶他也会反应慢一拍小声说“酸奶”,但是出门之前把他重新放回床上的时候就会被坠着一起躺下去——折腾了一早上这个人根本一点都没有醒,还是只想和自己的总裁大人一起窝在暖和的被窝里懒洋洋地冬眠。


嘛,从某种意义上出发这也是爱的表现。




可是今天早上会迟到多久呢?松本润老老实实地躺下来,大野智立刻抬腿勾住他,手臂也环上去,温软的身体贴在松本润后背上亲昵地蹭蹭,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呵欠,“早上好。”


“……”


松本润吓了一跳,翻过身面朝他,“你怎么起这么早?”


“唔……”大野智伸手揉揉眼睛,想了想,睁开眼睛盯着松本润看了一会儿,又想了想,突然说:“给我买一艘宇宙飞船吧。”


“这么突然?”


“嗯,刚刚做了一个梦。”


大明星很少和总裁要什么东西,松本润被勾起了一点好奇心,翘起一边唇角坏笑着说:“你不是觉得自己特别有钱吗?怎么不自己买?”


大野智的语气十分困惑:“我买不起吧……?”


松本润在他拧起来的眉心上亲了一口,语气淡淡的,“够了。不够的我给你补上。”


“……嗯?”总裁云淡风轻的语气非常不像他一贯的作风,大野智用他刚睡醒还不是特别好使的脑袋捋了一下这个逻辑,后知后觉道:“那我岂不是就没钱了?”


“对啊。”


“……你对‘养我’这件事会不会执念太深了一点,真是太狡猾了……万恶的资本家。”


松本润耸耸肩不置可否,虽然被拆穿了小算盘但是心情还很好,侧过身,一手支着脑袋以稍高一点的角度看着大野智,“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总待在陆地上,但是出海对你来说也没有吸引力了吗?”松本润一边说着,本人也觉得好笑,伸出食指指着上方,忍耐着笑意,“想要上去玩吗?”


“唔……嗯。”大野智郑重其事地点头,想到了什么,笑眯眯地对松本润说:“和我一起去吧?”




“不觉得很有趣吗?”


大野智有点兴奋地滚了半圈趴在床上,亮晶晶的眼眸令他看起来天真又热情。


“哪里有趣了?”松本润挑眉,像是有了兴致的样子,然而与其说是被这个话题吸引了,倒不如说他喜欢大野智这样拉开了架势要他聊一场天马行空的天的样子。


自由散漫,没头没脑的亢奋,只在自己面前才会犯的傻。


多可爱。


总裁着迷地盯着大明星,因为溺爱而陪他一起投入到了狂热的想象里。




“你穿宇航服也很帅呢。”大野智缩在被窝里吃吃的笑,松本润推了他一把,“……你就是梦到这种东西开心得不行吗?”


“嗯……梦到我们在宇宙飞船里,我觉得你会喜欢那里。”


“为什么?”


“因为特别干净,”大野智把后面四个字说得抑扬顿挫掷地有声,仿佛意有所指,“一点灰尘都没有哦。”


松本润一脸嫌弃,“可是我要和你在一起啊,你应该知道我从来没见过比你还会制造垃圾的人吧?”


“可是……”大野智不服气地辩解,“我也没做什么啊,我也只是喜欢随手乱放东西,在你喜欢的白色沙发上吃西瓜,洗手的时候把水甩得到处都是……而已。”


声音渐渐弱了下来,小八字眉也委屈地耷下来了。


松本润伸出一根手指把他的眉毛撑上去,揶揄道:“原来你知道啊?”


“你在我耳边说了一万遍了好不好。像鬼一样捧着毛巾跟在身后监督我洗手;气定神闲地看我把房顶都掀翻了也不肯告诉我我把钱包扔在哪;去年把我关在门外,罚我蹲在院子里把西瓜吃完的事,你以为我都不记得了吗……而且从那以后,家里就再也没买过西瓜……”大野智幽怨地看着他。


“所以啊,”松本润气定神闲地笑了,“太空舱里只是没有灰尘,可是你会层出不穷地制造生活垃圾,最后还不是要我来打扫。”


“我会帮你一起收拾的!而且我保证只制造一点点。”大野智伸出拇指和食指放在脸旁边比出了一枚硬币的厚度,咬着下唇笑得有点害羞又很甜,赖皮地企图用可爱蒙混过关。


松本润:“……”


好吧总裁就是很吃这一套,生气地想,扮可爱什么的,真是太犯规了,应该在家规里补上“吵架的时候必须面无表情,先笑的人罚洗碗一个月”。


……不不不,还是算了,大明星洗碗总是洗不干净,还会不小心摔碎划破手。训他两句他就会振振有词地说我觉得挺干净的呀,划破手有什么关系,不用包了好碍事,嗯,我去洗澡啦。


往事历历在目,回想起来每一句都让人发自内心的抓狂。


所以无论如何最后洗碗的人都是我吗。


……


真是太生气了。


总裁默默鼓出一个闷闷不乐的包子脸。




= 3 =




“在太空里无事可做也会很无聊吧。”


“嗯……可以看星星?”


“……不我觉得并没有星星可以看。上学期间你去拍戏的时候我果然不应该总帮你做物理作业。”


“唔,”大野智半垂着眼睛苦恼了一阵子,侧过头对松本润认真地说:“我们可以开宇宙飞船降落在别的星球,总会找到漂亮的星空的。”


“那要在太空里转很久,你不会觉得害怕吗?”


“会害怕,可是你和我在一起啊。”大野智答得很快,像是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在那么广阔又无边无际的宇宙里,只有渺小的你和我,可是因为我们在一起,所以虽然渺小,但是并不孤独。”


“如果我们的宇宙飞船有一扇窗的话,每一天我看着窗外周而复始的静谧和黑暗,所到的每一处都荒无人烟;太空舱里是你喜欢的干净明亮的白色,时间久了却明晃晃得让人心慌。无事可做,最克己敬业的松本总裁也只能和我一起无所事事了哦。”


“所有的东西都飘起来了,你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把东西排列整齐,咬牙切齿地生自己的气;我漂浮在你头顶上的笑声太放肆,你又气又恼,却控制不了身体,腿再长也抓不住我,不高兴地说你最讨厌失重了。”


大野智的语调可爱的扬了起来,眉眼间流动着孩子气的纯真和神采飞扬,但是说出的话又像是经过了有条有理的思考。窗外的阳光洒进房间,在他身后为他勾勒出一个朦胧的金色轮廓,松本润静静地听着,觉得他的大明星好像在发光。




“我们在太空里漫无目的地转了很久,仿佛被困在永恒的黑夜里,我觉得这无边的寂静太漫长,你因为未知的航线而内心焦躁,我开始感到害怕,却因为看到你像小时候一样鼓出了生闷气的包子脸而莫名的心安。”


“好像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能守护彼此度过长长的时间,就能有勇气和力量穿越更长的时间。”


“于是我说,既然没有事情做,那就做爱吧。”


“没有人能看到我们,我们却在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地方。”


“这不是很好吗,长久以来不能作为我的恋人和我一同出现,可是今天我们在宇宙的中心。”


“我说完之后你有点意外,后知后觉努力掩饰害羞,说我吵死了。总裁大人意外的在有些地方非常纯情呢,慌张的时候会从脖子开始微微发烫,真可爱。”大野智轻轻笑着,歪头看自己的指尖轻巧地划过松本润脖颈发烫的皮肤,望着他的眼睛,“然后你放了一首不知名的曲子,是我听不出来的旋律。萨克斯风的声音细腻柔和,像是缓缓地流淌出来,在不算大的空间里涌动,让冷清的太空舱变得温暖了。”


“你的神情深情又温柔,靠近我,亲吻我。我们努力停在舱内,笨拙地拥抱彼此,因为找不到一个受力点而在舱壁上撞来撞去,我心里在抱怨做爱怎么会这么辛苦,却因为你掌心熟悉的热度而舒服得飘了起来。”


大野智半眯着眼睛,笑起来的样子像一只餍足的猫咪,他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带着一点热乎乎的牛奶味钻进松本润的怀里,“你猜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唔……”松本润有一点出神,“嗯?”他终于发现自己被原本只是因为溺爱而陪大明星投入进来的狂热想象真实地打动了,跟随大野智的幻想一起掠过了万里星空。于是伸出手轻轻摸摸大明星柔软的头发,因为害羞而一时不愿意讲话。




“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大概会像是我拍了两天戏回家,昏迷着摸到门口,还没拿出钥匙就有人从里面打开门接住我,牵我的手,房间里欢快地涌出了热烘烘的空气,于是我僵硬的肩膀放松下来,觉得安心又困倦,这时那个人会抱住我,让我倚靠在他的身上,他帮我洗干净头发,再动作很轻地吹干,整个过程我只需要闭上眼睛,让他身上特有的干净又温柔的红酒味包裹住我,”大野智笑笑地望着松本润,声音里透着温软的热意,“我猜,应该会是这样舒服的感觉吧。”




猝不及防地被表白了……


松本润有一点头皮发麻,大野智贴在他耳边轻声细语讲出的每一个字句都温热地扩散在他的血液里,沿着成千上万的血管,游走过四肢百骸,最终汇合涌入他的心脏,骤然震动出了巨大的回声。


松本润把太过露骨的笑意藏在眉梢,硬要特别中二地板着脸说:“这个人不就是我吗?”


大野智理所当然地点头,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口,“对呀。”


松本润的呼吸短暂地停住了一秒,莫名地觉得口干舌燥。


“喜欢我帮你洗头发吗?”


大野智乖乖点头,“嗯。”


“舒服吗?”


“嗯。”


“爱我吗?”


“嗯。”


大野智凑过去用他小巧的唇瓣轻轻蹭过了松本润的嘴唇。松本润的喉结快速地滚动了一下,垂下的视线紧紧跟随着对方,大野智掀了掀睫毛,眼波流转间松本润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很快大野智再次靠近,似乎更近了一些,他故意拿捏出了暧昧和撩人的气势,却藏不住一身绵软的奶香味,这样的反差让松本润难耐地绷紧了身体,本能地追着对方微微向前倾。


他们停在这个让人心痒的危险的距离,松本润以为大野智要说什么,呼吸急促地等着,大野智却什么都不说,带笑的眼睛直直望着松本润。


松本润不解地望回去,忽然看见了,那双眼睛里藏着整个宇宙的爱意。




“很爱你。”


“非常,非常爱你。”




= 4 =




在广袤的宇宙里我们会如何相爱?




一切都变了,我们不是总裁和大明星。是沧海一粟,是此情此景,是无垠宇宙和岁月长河里微不足道的渺小个体。


一切又都没变,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你是博闻强识的有迹可循,我是跳脱自由的无章可依,你容纳我至情至性的天真和恣意,我栖息在你荣枯无尽的四季流转里。




想和你漂浮在宇宙中心。




看这一场梦境,一次冒险,一段旅程。


这样的心情是第一天,是最后一天,是每一天。



评论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