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SO】甜度

榎本枳七、:

@樱井落_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如果学校大发慈悲!我会蹲整点给你的!!!!


阿落和智君一样,都是小甜饼哦!✨



1.
友人是个未婚Beta被父母要求相亲 ,在知道对方是个女Alpha后,立刻就怂了下来,但又没法拒绝,只好拉着唯一认识的Alpha樱井翔,说什么都要他陪着自己去。


“要是我满意了,你就走就行了,我要是不满意, 我就说你是我男朋友!”


樱井翔对着友人的不靠谱一脸惊恐,最后还是饶不过,陪着他去了。


跟在友人后面,走向预订的位置,一切都很平常的樱井翔,却在路过一张桌子的时候崩了人设。他突然停在了那张桌子旁边,盯着桌子的的主人看了好久,认真的说到:


“好甜啊。”


2.
这话说出来,最起码那张桌子周围的目光全被吸引了过来,因为那张桌子上,只有一杯白开水,根本没有能称之为“甜”的东西,而桌子的主人则不一样了,身为一个Omage,他被称为甜完全不为过。


但因为是未标记的,而且樱井翔的话也太有歧义了些,周围已经有人想要拨打Omega保护协会的电话了。樱井翔才突然反应过来,慌张的摆手解释到,但是这从小到大学过的语言仿佛一瞬间就全被交代了,反反复复支支吾吾的怎么都说不清楚。


更可疑了。


友人都已经看不下去想要不讲义气的遁走时,那个Omega突然说话了


“没关系的哦。另外,谢谢你夸我。”


“诶……不……还是对不起!”


然后匆匆忙忙的追上了已经走了的友人。


3.
不满意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对方虽然是个Alpha,却意外的小女人。两个人聊的火热,樱井翔坐在不远的桌子上,看了一会儿,就不再担心了,端着杯子四处观望,不自觉的,又看到了刚才被他“夸赞”过的那个Omega。


“真的,好甜啊。”


小声地嘟囔着好像变态一样的话,但内心一点龌龊都没有,因为,就连那个Omega的信息素,也是他刚才回忆后才知道味道的,樱井翔所说的甜,就是直白的,直观的,没有任何深层含意的甜。


不光是一个身为一个Alpha能闻到,他还能看到


能看到每个人头上的“甜度”。


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只要认真盯着一个人超过三秒钟,那个人的头上就会浮现出一个百分数,至于怎么意识到那是甜度的,就要问当天终于樱井翔为什么要盯着一块巧克力看一分钟了。


从那以后,樱井就特别留意,什么东西是最甜的。自己喜欢吃的甜品只有8%,同桌菱形嘴朋友给他那个小恶魔男朋友剥的蜜柑只有3%,拥有这个能力快3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超过10%的。


是我的评判太苛刻了吧。


樱井把原因简单的归结为自己因为阅历丰富而变得的挑剔了起来,却没想到这无意间,就被打破了记录。


樱井翔认真的盯着那个软软的,在他看来像小团子一样的男生,跟长相和气质很符合,这个Omega的甜度明晃晃的顶在头上,吸引着樱井的注意。


30%


4.
第二次相见是在学院展上,经济系和美术系的地盘离的挺远的,但那个Omega头上的数字太吸引人了,正好看到他吃力的在搬东西,随便的把工作丢给学弟就跑了过去。


“我来帮你吧。”


那个Omega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胸前名牌


大野智。


大野抬起头,发现这个Alpha的样子有些眼熟,想了下才反应过来


“咖啡馆……”


樱井一使劲把箱子搬起来“是我,我叫樱井翔,经济系的。”


“啊,sho君!”


自来熟的称呼,樱井并不反感:“那,智君?怎么样?”


大野笑着摇摇头“可以哦。”


大概是因为樱井是个Alpha,两个人走了一路,没有人来打扰。樱井知道大野比自己年长一岁


“诶,但智君看起来很小呢。”


“是吗?”到了地方,大野笑着给樱井指了下放东西的位置。


“当然!”樱井用力点了点头“不过,上次的事,真的是太对不起了。我当时说那些话没有别的意思。”


看着对方再次的慌张起来,大野笑的更开心了“没关系的,sho君的话是在夸我吧。我真的很开心。”


这下,樱井确定了,大野头上的那个30%,当之无愧。


“真的,好甜啊。”


5.
从那天开始,消息灵通的经济系都知道了樱井翔喜欢上了一个美术系的Omega,刚开始,众多追求者不信,但当他们闻到樱井身上那不属于他的信息素,不信也得信了。


虽然是玫瑰,但味道一直很不是那么浓馥,只是现在的被这个甜味一勾,按照樱井的那个菱形嘴朋友的话来说就是


“sho酱你现在跟一个会行走的春药没什么区别了,你以后上课一定要离Kazu远点!”


樱井对于这味道到没有什么不满,相反还十分满意。因为,自己的身上有他的味道,那是不是就意味着


“智君的身上也有我的味道了?”


想到这里,樱井握着笔在课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他会变得更甜吗?”樱井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从来没有注意过信息素会不会对这个产生影响。樱井低头揪着领子闻了闻自己的味道,人生第一次认真体会了自己的信息素


“这不算甜吧?”


“那智君是不是就不甜了?!”


要是因为这个,大野变了味道……


樱井觉得自己仿佛犯下了滔天罪行,盯着讲台上教授的秃顶越看越焦躁。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教授还没说出下课,樱井就立刻跑出了教室。


6.
大野正在给大一的学生们开会,话刚开了个头,螺丝还没吃完呢就见教室的门被猛的拉开,看到跑的气喘吁吁的樱井


“怎么……”


话没问完,就被樱井一把揽进怀里,如果说这个让大野愣住了话,那接下来的动作可着实让他脸红心跳。樱井紧紧的抱住他后,接着深深的埋进大野的颈窝,深吸了一口气。


一个Omega和一个Alpha……


看到这一幕的学弟学妹们,在小小的惊讶后早就识趣的跑出了教室,只剩下樱井静静的抱着大野。


“sho君……”大野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只好支着虚扶在樱井的腰侧。


“太好了。”樱井抬起头,又盯了一会大野。
“智君还是甜的。”


“而且……”樱井眯了下眼睛“35%……还变高了。”


大野听到樱井又再说这种不明所以的话,轻轻的用手扶着樱井的肩膀把他推开。“sho君,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觉得我的信息素的味道没有的那么……”


樱井摇摇头“不只是味道。”只是接下来对自己的特异功能该怎么解释他也不太清楚,环顾了一下教室,正好看到教室第一排的桌子上有两个苹果。樱井走上前,拿走了那两个苹果,取而代之的放上了相应的钱。然后走回到大野的身边。盯了手里的苹果三秒钟,把左手里的给了大野。


“智君,这个,更甜哦。”


“诶?”大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摸不清头脑。


“我能看到。”樱井举起自己手里的苹果“这个有2%。”又指向大野手里的“那个,有5%。”


在樱井的注视下,大野半信半疑的啃了两个苹果,然后就惊奇的睁大了眼睛“真的!sho君!”


“所以说,包括智君我也能看到哦。所有东西的甜度,我都能看到。”樱井指指大野的头顶“32%。不过上次我看到的时候,还是30%。”


听到樱井这话,大野突然沉默了下来,然后像是做了极大决心的样子开了口:“所以说,那天在咖啡馆,sho君是因为这个才跟我搭话的……”


“嗯,因为智君,是我见过最甜的了。”


看着樱井的眼神突然有了一层光彩,大野抿了下嘴


“那,sho君,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


“我最喜欢甜味了。”


7.
朋友去参加社团的集训了,樱井被拜托帮忙送他的小恶魔Omega回家。其实三个人多年的好友,不用交代樱井也会这样做的。一路上嬉笑着到了目的地,一扭头却发现大野正好从前面的便利店出来。


“智君。”樱井打了招呼却发现大野笑的有些勉强。“怎么了吗?”


大野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就匆匆的离开了。大野的身影离樱井越来越远,那股甜味也从樱井的鼻子下慢慢消散。更让樱井在意的是,大野头上的“甜度”


26%


8.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樱井课都没上,直接去艺术系的楼下拦人。远远的看到大野猫着背走过来,跑步迎上去,问出了和昨天下午一样的问题。


“怎么了智君?不开心?”


“没有。”大野闷闷的回答到。


“真的吗?”樱井不依不饶“但智君头上的数字变成了26%。”


话音落下,大野突然停住了脚步。


“26%。降低了是吗?”


“是啊,大野君都变得没有以前甜了。”


开玩笑说出的话,换来的确实是让樱井手足无措的反应。


大野在听到樱井的话后,抬起头,盯着樱井吸了下鼻子,然后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眼泪瞬间就在眼眶里聚集,就要滴下来的时候,大野仿佛是意识到成年人有这样的表情实在是太幼稚了,干脆抬起胳膊挡住了脸。樱井看不到大野的表情了,只能听见他压抑的呜咽和断断续续的埋怨。


“sho君,バカ!”


“诶?!”樱井早就乱了阵脚,大野说什么都只会满口答应下来“是是,都是我不好,智君你先不要哭了啊。”


大野猛的把头抬起来,用红红的眼睛看着樱井“sho君,我已经不甜了,或者说没有那个人甜了,你应该已经不喜欢我了,那你为什么还要过来找我啊。”


那个人?


樱井脑内搜索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么“你是在说Nino?”


“我又不知道名字!”


大野近乎是耍脾气的回答逗笑了樱井,知道了事情的缘由,樱井也就不再慌张了。从书包里翻出纸巾递给大野,然后开口说到:“智君你没有发现吗?他身上已经有Alpha的味道了。跟我的并不一样。”


“所以说,他已经有自己的Alpha了。”


见大野捏着手里的纸巾,只顾着听自己解释,樱井就又抽了一张,捏着大野的下巴,边帮他擦边继续解释到


“而且,我也不只是因为智君的味道才喜欢智君的啊。”


这句话算是说到了点上,大野一下就止住了哭泣,随即是从脖子开始迅速蔓延至脸的绯红。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然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知道智君也在喜欢着我呢。”


“也?”


“对呀”樱井笑着回答到“就像我也喜欢着智君一样。”然后扔掉了手里的纸巾,顺势抬高了大野的下巴,附身吻了下去。


等到一切平静了下来,大野被吻的靠在樱井怀里调整呼吸的时候才注意到,大野头上的数字


“38%”


樱井有些不敢相信。不过,能考上K大的人,脑子都很灵光。联系这几次的事件一想,樱井立刻就得出了答案,连忙又低下头亲大野一口,证明自己的观点。


“40%!!”


樱井像是吃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又把大野抱进了怀里。


“智君能这么喜欢我,我真的很开心!”


“诶?”


“我能看到哦!智君的甜度会受我的影响!”


9.
大野智坐在草地上寻找写生素材的时候,第一个撞进他眼里的是足球场上那个少年一脚射门的身影和他那异常耀眼的耳钉,一头黄发像太阳一样耀眼。


直到后辈过来叫自己,大野才反应过来,发现画上的人就是那个少年。匆忙的站起身用身子挡住画板,直到后辈走后才面红耳赤的卷起了这副画。


后来用来参展的,是大野匆匆赶出来的静物,而那副画则被他埋在了一卷画中。但当他在一个星期后,灰头土脸的又把它扒出来后,大野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已经变了。


从学妹的口中知道这个人叫樱井翔,是个Alpha,信息素是玫瑰味的。就这样一直偷偷的关注着,直到樱井摘下了耳钉,染回了头发,大野和他的关系,依旧也只有那次的一眼。


所以,大野先生无法向你描述,那天他在咖啡馆突然被搭话的心情。


因为从那天后,见真人的次数就多了,所以那副画算是真的被大野封存了,可是今天来他寝室的樱井,不知道又从那里翻了出来。


“智君,这副画上的我……”


“是最近画的!”大野反驳到,接着就跑过来要夺走这副画。不知道为什么,大野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这持续了几年的“地下感情”。


樱井也不动,就这样等着大野小跑着过来,却在他伸手去够的时候,猛的一退,大野就整个人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向后摸索着,樱井把画放在了桌子上。两只手揽住大野,像两个人第一次拥抱那样,把脸埋进了大野的颈窝,说话喷出的热气和嘴唇在皮肤上的摩擦让大野不住的颤抖。


“我只有大一的时候才带耳钉。”


“原来,智君已经喜欢我这么久了?”


随之而来的,是樱井那不加控制的信息素迅速的涌满了这个房间。樱井抱着怀里在不停颤抖的大野,靠在了桌子上,不动作,只是看着大野头上的数字。


“我早就想试试了,果然是这样呢。”


“什……什么?”


“智君的数字,在这种情况下蹦的很快呢。”说着,樱井的手抚上了大野的后颈。


“100%了,大野桑。”


10.
“你这么甜,我能尝尝吗?”


—END—


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尝_(:з」∠)_

评论

热度(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