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山组】蜂蜜蛋糕

無門麵包店:

蜂蜜蛋糕:看似很甜其实不太甜的恋爱故事


主播Sx面包店店员O


山の日快乐!


早春有些微寒又带了些许香气的风,在店门打开的那一刹那融入了满室甜香的暖流中,狠狠撞入了他的鼻腔。店门后站了一个面包脸的店员,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对他说“欢迎光临”。
樱井主播有一瞬间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
“有什么推荐的吗?”他问道。
“如果喜甜的话,我推荐蜂蜜蛋糕哦。”店员的眼睛亮亮的,指了指柜台里一款小巧的蛋糕,“甜得恰到好处,非常适合在这个季节吃。”
他点点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请帮我拿一个吧。”
“好的。”店员顿了一顿,又“ふふふ”地笑起来,“这么果断的顾客很少见呢,如果所有人都能这样的话,工作也会轻松很多啊。”
这个人笑起来好软啊。如果咬一口的话,鼓鼓的脸颊里会不会溢出蜂蜜的香气呢?樱井翔愣愣地看着店员,丝毫未察觉到自己正想着一些很失礼的事情。
“好啦。”店员将包装好的蛋糕盒递给他。修剪整齐的指甲划过手心,像被幼猫的爪子撒娇般地轻轻挠了一下,主播的心跳毫无预警地漏了一拍。“路上小心哦。”店员又笑起来,脸颊鼓起了一个更加圆润的弧度,胸前标着“大野”的铭牌在灯下闪闪发亮。


由于第一次买的蜂蜜蛋糕实在好吃得过分,樱井翔成为了这家店的常客。真的只是因为蜂蜜蛋糕,不是因为笑起来和蜂蜜蛋糕一样又软又甜的叫大野的店员——樱井翔如是说。
“原来樱井桑是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啊。”一天结账时,店员突然说道,“没想到我接待的常客还是公众人物。”
“诶?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樱井愣了一愣,随即又意识到自己话语中的莽撞和失礼,“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本来也不是什么有名的明星之类的,大野桑不知道也很正常啦。”
大野又“ふふふ”地笑了起来:“不用这样自谦,樱井桑的确是很有名的主播嘛。因为我平时几乎不看电视所以才不了解的,其实第一次见到樱井桑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么好看的人不去当明星真是可惜啦,现在想来,好像主播也确实更符合樱井桑的气质。”
“是,是吗。”电视上游刃有余的樱井主播被大野毫无自知的直球狠狠地击中了。
“是啊,主播的工作请继续加油,我每天都会看樱井桑的节目的。”
直到走出面包店,樱井觉得自己的脚步还是虚浮的。可爱的大野桑夸我好看了。很少看电视大野桑说每天都会看我的节目。他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这两句话,嘴角不自觉地上翘,露出两颗可爱的仓鼠牙。


于是在第二天的录制中一向沉稳镇定的樱井主播因为想到大野会看自己的节目太过紧张而接连吃了好几个螺丝。


在得知要出差半个月时,樱井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但他毕竟是一个敬业的主播,因此第二天就提着行李离开了东京,甚至没来得及再去一次那家经常去的面包店。
他知道自己会想念面包店里的香气、蛋糕的甜味、以及柜台后有着可爱发旋的店员。然而他不知道问题来得如此之快,使他在到达的第二天晚上就在酒店的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这是吃不到面包就睡不着吗?樱井对自己不知不觉养成的怪癖感到好气又好笑,无奈地穿上衣服顶着盛夏的热浪奔向便利店。
难吃。
便利店卖的面包又干又涩,黏膩且毫无蓬松感,实在令人难以下咽。
樱井将只咬了一口的面包包好放回床头柜上,重新躺回床上继续失眠。好想吃大野桑做的蜂蜜蛋糕啊,他无奈地想道。
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大野一无所知。他只知道对方是面包店的店员,胸前的铭牌上写着姓氏“大野”,却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兴趣爱好,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如果大野有一天辞职了,他甚至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他。
这个想法使樱井的心凉了半截。


踏进店门的刹那,原本狂跳的心突然恢复了平日的安静。
“好久不见。”熟悉的店员在他推门进来时对他露出了一个熟悉的软绵绵的微笑,“我还以为樱井桑不会来了呢。”
“这几天出差了,抱歉。”樱井笑着说,“请给我一个蜂蜜蛋糕。”
“樱井桑第一次来店里也是选的蜂蜜蛋糕吧,当时我还说了'如果大家都这么果断就好了'这样任性的话,不知不觉也过了将近半年了。”今天大野的话似乎比往常要多一些,“樱井桑在电视上的感觉和在日常生活中不太一样——不过笑起来的样子差不多,有一点点像仓鼠。”他说着又笑了起来,“不好意思,这么说很失礼吧。”
“很有趣的比喻,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虽然我自己有时也会觉得很像。”樱井接过大野递来的蛋糕盒,“认识这么久了,大野桑介不介意和我交换一下邮箱地址?”
——说出来了。
出乎意料地、非常平静地说出来了。
“可以啊。”对方笑着答复,细长的眼尾像一尾小小的鱼,在樱井心里激起一点微小的水花。


电视台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樱井主播有一本随身携带的手帐。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最近手帐里除了记录工作与生活中的琐事,又增加了一个小小的版块。
意外充满少女心的主播称它为“satoshi的秘密花园”。
“智说他在闲暇时间喜欢画画,好想看看他的画作。”
“前段时间才被同事拉去尝试了钓鱼,今天就得知智也喜欢钓鱼!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吗?”
“智在发邮件时会带上一些奇怪的照片,虽然不是很明白但看了心情会很好。”
“今天去面包店的时候智睡着了!真是天下第一可爱的睡颜,看了会让人感觉被治愈。叫醒他时还迷迷糊糊地道谢说'幸好是樱井桑发现了不然会被店长骂的',睡眠不足的话要加强休息呀。”
……
关上手帐,连带着关上隐秘的小心思与不为人知的昵称,樱井再度推开店门,笑着说道:“大野桑,早上好。”
“早上好。”大野指了指靠窗的几套崭新的桌椅,“店长昨天新添置了桌椅,以后樱井桑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再走啦。”说着又端上来一杯热拿铁,“外面很冷吧?我泡了樱井桑喜欢喝的拿铁。”
因为拿铁的热气,大野的眼睛有点湿润,有点像初生的小鹿。樱井的心里也像小鹿似的乱撞,他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头看向窗外。
“啊!”大野轻呼道,“下雪了。”
东京的雪一向下得不大,有几片雪花悠悠地落到明镜般的窗户上,和樱井喝下的热拿铁一起暖暖地融化了。
“樱井桑,”他听见大野唤他,“改天要不要到我家看看我的画?”


大野的家出乎意料地整洁,和他平时迷糊的形象不太搭调。“画室在那一间哦。”不知是不是樱井的错觉,对方的声音带了一些因为紧张而导致的颤抖,“我去泡茶,樱井桑可以自己随便看看。”
好漂亮。这是樱井翔看见画室的第一个想法。
画室的采光非常好,冬日午后的阳光不那么刺眼,懒懒地洒在画布上,照亮了挂在墙上的金色画框。
画作的风格十分出人意料,但仔细想想又不无道理。樱井一直以为大野的画作会偏暖色调,没想到他的作品潇洒自如,每一笔每一划里展现的不是想象中的丛林里的小鹿,而是雏鹰眼里自由的苍穹。
我不知道的大野智还有好多啊。樱井在心里默默感慨道,隐隐地感到一丝失落。
墙角还剩下一副被白布盖住的画。他本不想窥探大野的隐私,却又敌不过内心的好奇,悄悄将画布掀开了一个角。似乎是一个男人的画像?樱井有点紧张起来,忍不住将画布全部掀开——
是他自己。
樱井大脑当机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从地上捡起白布,将画重新盖好。他的脸烧得发烫,想着这要是被大野看到了该怎么办,原本聪明的脑袋里一团乱麻。他转过身,毫无预防地看见大野从画室的门旁边探出半个脸,飞快地朝他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绯红似乎也没比樱井好到哪里去。
“小翔,”大野小声地叫着从未叫过的称呼,“我从店里带回来两个蜂蜜蛋糕,你要尝尝看吗?”


今日的“satoshi的秘密花园”:
今天,我和智在一起了。


FIN

评论

热度(83)

  1. Satoshi家的鱼無門麵包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