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山組】咕嚕咕嚕

半途失蹤:

    -只是一點點的糖w


    




    大野智承認自己的確有些天真,才會聽進朋友的玩笑話。


    反正你長得不差,隨便找個成熟的大姐姐騙個十幾萬應該不是問題。按著遊戲機的好友頭也不抬說,大野看著自己被占據的床鋪嘆氣,縮著身子走出宿舍大門。


    日常的生活開銷再加上作業需要的材料費用早就超出打工賺來的零錢,才剛過月中,錢包裡卻只剩下三張千元鈔票。他鑽進便利商店買了個麵包,在公園的長椅上拆開後每次都只撕下一小塊放入口中,深怕一不小心就吃光的謹慎不已。


    成熟有錢的女人......這個時間經過公園的人大概都不是目標,大野鬆了一口氣,腳邊有隻麻雀正在啄食他掉下的麵包屑。


    「真羨慕你啊小傢伙......」


    「羨慕什麼?」


    大野轉過頭找到聲音的來源,染著金髮的男人正笑瞇著眼睛看他。


    「羨慕他不用擔心沒有錢嘛。」大野把手裡最後一點的麵包屑拍了拍,沒想到小鳥卻受驚似飛了起來,一下子就不見蹤影。


    他看著頭頂上的枝枒,才想起坐在他隔壁的人有些面熟,「......櫻井同學?」


    那人點點頭,在口袋裡掏了掏接著遞出兩個小小的方塊,「吃糖嗎?」


    大野接過櫻井詳盡介紹後的草莓牛奶糖,放進嘴裡滿足地嘆了口氣,自從上個月剛發薪水時買的那盒Bake,他已經很久沒有吃這麼奢侈的東西。


    「你是不是太容易相信人了?」


    「什麼?」大野還在研究從樹葉後方透過來的光線,櫻井的手就這麼捏住他的下巴,強制轉移他的視線。


    「剛剛你吞下去的。」


    「是不好的東西嗎?」大野盯著對方的眼睛,圓滾滾的雙眼還有上面的長睫毛,很好看。


    這種長相的男人一定很受歡迎吧,大野把視線轉到櫻井的耳環上,沒由來的想碰碰上頭折射的亮光。


    他的手終於摸到冰涼的金屬,櫻井沒有閃避,驚訝很快從臉上退去,換成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像櫻井同學這樣的人,是不會做壞事的。」大野想起有關對方的一些傳言。


    例如他符合好友口中的目標條件之一,有錢,再加上一些足以讓整所大學都知曉這號人物的事蹟。


    經濟系的高材生,學生會要角,謠傳還有一個遠在歐洲的未婚妻。


    大野分神地想也許剛剛他碰的耳環價值不斐,眼前的人卻突然笑了起來。


    櫻井的笑法十分誇張,大野聳了聳肩要走,身後的人卻對他說明天見。




    大野智又到了那個公園,不同的時間不同的位置,他們昨日佔據的那張長椅變成小女孩布置好的餐桌。她正招呼玩伴前來用餐,大野看著對方盛在盤子上的布丁吞了口水,今日又是只吃一餐的一天。


    相葉雅紀投餵的一顆柿子讓大野感激不盡幾乎要流下眼淚,而他那個沒良心的室友卻奪走了另一半。


    好餓。


    正這麼想的時候櫻井的笑聲便從耳邊傳來。


    「你又要羨慕他們了嗎?」


    「嗯,我覺得能吃點心是非常幸福的事。」大野扳開櫻井伸到他面前的拳頭,裡面是橙黃色的硬糖。「橘子口味的?」


    「吃吃看?」


    大野剛把糖放入口中,一陣酸味便順著舌尖爬上來,他忍不住縮起肩膀搖了搖頭,無聲的形容這顆糖的味道。


    他瞇起眼把手中僅存的一顆塞進對方的嘴裡,接著兩人一起進行時長兩分鐘的怪異扭動舞蹈。


    「......你是不是在欺負我?」大野終於能開口問道。


    櫻井再忍不住嘴角的笑意,他放聲大笑,而大野有些惱怒的搥了對方一拳。


    他又說了明天見,大野愣愣地點著頭,跟著那瞇起的眼睛笑了起來。




    櫻井翔總說著明天見,這讓大野開始期待櫻井帶來的小零食,坐在長椅上咀嚼軟糖,一邊聊著無關痛癢的話題,轉眼又是夜幕低垂時。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初冬。


    天還沒亮大野便拉開窗簾,想一探外頭的溫度卻發現是綿綿細雨。他有些懊惱,還沒畫完的作品又要沾上濕氣,想著想著他爬回被窩,沒過多久又爬了出來。


    大野撐著傘走到公園,然後又餓著肚子走回宿舍。


    那日下午他在校園的角落遇到櫻井,但對方的表情卻讓他不敢搭話。




    為什麼心情不好?




    兩天後他坐在翹翹板的一頭問,但櫻井只是走了過來在自己的手裡放上淺綠色的糖果。        


    青蘋果的味道非常美好。


    酸酸甜甜,被拿來形容當作是戀愛的形容詞,大野偏過頭想戀愛怎麼可能會有味道,眼看櫻井又拿出一袋餅乾,在他面前晃了晃。「這個也給你吃。」


    「......謝謝。」


    「智くん你知道這個公園什麼時候最漂亮嗎?」櫻井看大野緩緩地搖頭後繼續說道:「下午四點一到那邊的噴泉會開始運作,每次都會有一大群孩子跑進裡面玩得全身濕才──」


    大野猛地轉向不遠的時鐘,離四點還有五分鐘,正是他開始打工的時間。


    「翔くん抱歉!我要先走了!」大野忙著拉起背包,在櫻井的叫喚下又回過頭。


    「智、智くん──」


    「打工要來不及了今天先這樣吧!」大野又揮了揮手,「翔──くん──謝謝!」


     櫻井翔望著水池嘆氣,精算時間的他居然犯了這種低級失誤,晃了晃頭,他把剩下的糖果全分給了鞦韆上的孩子們。


  


    冬天來得突然。


    大野智揉了揉自己的後頸,把鼻子縮到了圍巾後頭。


    「你感覺不太好。」


    「你也是。」


    櫻井看著大野的臉說:「有在吃飯嗎?」


    「有......但不是飯。」


    大野接下櫻井遞過來的蛋糕說:「這是今天的第二餐,第一餐是食堂阿姨給的巧克力牛奶。」


    櫻井手中的糖換過許多口味,而這天卻換成了奶油蛋糕。他說是學妹塞過來的點心,分給大野一口後便決定把整塊蛋糕推到對方面前。


    「好吃......翔くん也吃?」大野挖起一塊硬是擠到對方的嘴邊,逼得櫻井只能伸出舌頭將溢出的奶油舔舐乾淨。


    吃相好差,大野發表了評論,隨後櫻井不服的辯駁,挖起另一塊直接塞入大野口中,戰況越發激烈,等到櫻井喊出暫停的時候兩人的臉早被蛋糕抹得滿嘴都是。


    「哈哈哈哈哈你......那些女生看到會心碎的。」


    「這樣很好,不用我一個一個拒絕,省時間成本。」櫻井抹開眼角的蛋糕殘渣,接著伸手幫大野擦掉睫毛上的奶油。


    大野順著壓下來的手指閉上眼睛,嘴角同時被印上一吻。


    他幾乎忘記要呼吸這回事,等到櫻井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才回過神來,「......會碎成粉沙狀態的。」大野喃喃的說出口,很快又被吻住。


    這下換他的心臟炸成碎片了。




    相葉雅紀抱著素描本蹲在大野智面前,他拚命用手裡的鉛筆戳了戳大野的鼻孔才喚回他的注意。


    「你剛剛眼睛開著就睡了,好厲害。」


    「我才沒睡......」大野打了個哈欠,不解為何好友手上有他的素描本,「那個怎麼了嗎?」


    「沒什麼,就是我朋友說最近對繪畫有興趣,要我拿範本給他參考。」


    「那你拿舊的過去,在第二個櫃子的最底下。」大野抽走相葉拿的全新素描本,一支筆開始在上頭打轉,等到相葉關上房門才敢繼續用力地勾出線條。


    笑起來的模樣,接著是閉起眼睛午睡的模樣......大野忍不住在修改那人嘴角弧度的時候跟著笑了起來,然後被人用力地敲了腦門。


    「你把腦筋動到櫻井翔身上啊?」


    「......ニノ你打得太用力了。」


    「算了,他們家有錢,你能拐到也好。」二宮和也把大野的床占掉一半,理所當然的躺在大野的枕頭上開啟遊戲機。「怎麼樣?收入多少。」


    「很多口味的糖果,哦、還有一塊蛋糕......」大野認真的扳起手指,過了一會才反駁道:「不對,我才沒有拐他。」


    「哦,你是真的談戀愛了?」二宮挑起眉頭說:「你忘記櫻井翔的那些豐富情史?還有一個未婚妻啊。」都是女人,他補充說。


    「......朋友。」


    「啊?」


    「我們是朋友。」大野歪著頭想了想,「會一起吃飯的好朋友。」


    「是嗎?」二宮點了點頭,難得把頭抬起來看了一眼大野又埋首進入遊戲狀態,大野坐在窗戶旁再次動起筆,卻怎麼也畫不出對方的笑容。




    他需要給自己一個理由接近櫻井翔。


    啊,因為是朋友嘛。


    因為是朋友所以可以繼續在這個位置等待對方,但是朋友會接吻嗎?櫻井翔沾了奶油的嘴唇很甜,大野噘著嘴想,或許這只是對方打招呼的一種方式?


    他將臉埋入掌心。


    不想把對方當成朋友的話,那當成目標如何?就像二宮所說的,找個人騙點生活費什麼的。但櫻井才不是什麼成熟的大姐姐,他哪能被自己迷得團團轉,心甘情願掏錢為他做任何事。


    大野哼哼地笑了出來,正要離開的時候後頭有人扯住了他。


    那人還喘著氣,像是剛跑了百米一樣。


    「你去哪?」


    「沒、沒有去哪......」


    「對了智くん今天──」


    「翔くん,抱歉啊。」


    櫻井拿出便當盒的動作被大野的話給硬生生打斷。


    「......怎麼突然?」


    「因為還想把翔くん當朋友,所以......」大野頓了下,手腕的力度讓他不禁瞇起眼睛。「以後不會再來了。」


    智くん。


    櫻井又走近了些,近得大野能夠聽見他正俯下身的吸吐,近得能夠感覺到胸口的搏動,近得那雙好看的眼睛全成了模糊的色塊。


    「那不把我當朋友呢?」


    雙唇相接的時候大野的腦袋是空白的,他無法做出反應,只能讓櫻井捧著臉又換了角度,直到無法順利呼吸。




    「翔くん不想當朋友了?」大野擰起眉,和櫻井在沙坑裡堆起小山丘。


    「嗯,不想。」


    「那我們要說再見了嗎?」


    「智くん就不想當我的男朋友嗎?」櫻井眨了眨眼睛,笑得異常燦爛。


    「......啊?」




    那之後大野智的三餐全都由櫻井翔親自送到手裡,營養均衡並附帶幾顆糖果或一小包餅乾當作點心。


    「你之前只給我吃糖......」大野歪著頭控訴,「明明都說朋友應該要互相幫助的。」


    「嗯,可是智くん不是很早就不把我當朋友了嗎?」


    「......什麼?」




    櫻井獻寶似地拿出了眼熟的本子。




    




Fin.


本子送印後偷個懶w

评论

热度(253)

  1. Satoshi家的鱼半途失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