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逃避可耻并且没用

你们的咸鱼君:

*吉本荒野×榎本径


*一只怂包33


*笨蛋情pao侣you




1


  每个人都有他们对于亲密等级的划分。


  吉本荒野也不例外,但他的划分标准很清晰,他不会像一般的人那样大致划分为‘不亲密’‘有点亲密’‘亲密’和‘过于亲密’几种情况,他脑袋只给第一种和最后一种留下了位置。


  实际上他也不必费额外的心思去评判,只要一牵扯到榎本径,任何的事情都会被划分到后面一种情况。


  太过亲密了。


  他看着被他圈在怀里安静地看书的人,嗅了嗅那股熟悉的洗发露的味道,又把目光挪回到正在放着海绵宝宝的电视屏幕上。


  现在是凌晨一点四十分,三十分钟以前他们还在房间里以炮友的身份做着炮友该做的事,然后吉本荒野在榎本径洗过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突然问他要不要留下来。


  他发誓他开口之前在他脑袋里打转的分明是“要不要我送你回去”。然后擦着头发的榎本径愣在那里大概考虑了五秒,在吉本准备改口的时候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吉本冲完澡出来的时候榎本正在他的书架前打转。


  “请问,”榎本回过头看了一眼正朝他走来的吉本,“我可以挑一本看吗?”


  “你随意。”吉本耸了耸肩。


  榎本从书架里抽出了一本密室推理的书籍,“真没想到吉本桑也对这种类型的推理感兴趣。”


  吉本荒野当然不会说这是他刻意买回来塞在书架里压根没翻过的书,他只是挂着微笑绕到一边打开了电视机,然后顺势而为地坐在了榎本旁边。


  “阿径真是对密室推理情有独钟呢,明明书架里有那么多别的类型的书。”


  “人的横向容纳能力是很可观的,”榎本没有避开吉本搭在他肩上的胳臂,“但纵向的探索程度却因人而异——”


  吉本扳过他的下巴将他接下来的话都融化在唇舌间,原本绕在榎本肩膀上的胳臂也滑到了腰上,稍微一用力就将人带到了怀里。


  “我可以理解成你会因为自己对知识掌握程度的强迫倾向而很少会主动去接触新的事物吗?”


  榎本镜片下向来沉着的双眸此刻有些波澜起伏,头顶上那盏对于现下而言过于明亮的灯甚至让吉本荒野脸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吉本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他只是安静地揽住了榎本,让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看书。


  很亲密的动作,他的胸膛贴着榎本的后背,他会因此害怕自己的心跳跳出摩斯密码然后被这个聪明透顶的防盗宅解出满屏的爱语。但他就是没办法,就算每次将榎本拥入怀里,脑袋里的‘过于亲密’警报嗡嗡作响,他会做的也只是把人揽得更紧,然后做个有关爱情家庭狗狗猫咪一切美好东西的白日梦再醒来。


  吉本蹭了蹭榎本的颈窝——过于亲密哔哔哔哔滴滴滴滴嗡嗡嗡嗡警告警告请远离请远离——吉本皱了皱眉把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自己脑子里过滤掉,然后蹭得更厉害了。


  “吉本桑,”榎本径顿了顿,“很痒。”


  吉本啪叽亲了榎本的脸颊一口,这才安静下来,把下巴搭在人肩上专心看起了动画。


  “我想吃蟹黄堡。”吉本荒野见人没有反应,又重复了一遍,“我想吃蟹黄堡。”


  “我不知道怎么做。”


  榎本认真地思考过后说道。


  吉本噗嗤一声笑了,又蹭了蹭榎本鼓鼓的脸颊,“这个大概没人知道吧。”


  大概翻看了二十多页,榎本觉得眼睛疲惫得有些发酸,他把书阖上放到一边,想起身却发现背后的人沉得厉害,想也是睡着了。榎本动了动,想从怀抱里挣脱出来,反而被吉本哼唧了两声圈得更紧不肯撒手。


  “吉本桑,”榎本小声地叫道,“吉本桑。”


  吉本荒野低低地回应了一个鼻音,被揽在怀里的人斟酌了半响,决定放弃叫醒他,放任自己靠在吉本身上同他一个姿势沉睡。


  


2


  “吉本荒野,”藤堂步想要不是自己两只手都提着啤酒和乱七八糟的零嘴,他就该往家教脸上呼一掌,“你真的不是在秀恩爱吗?”


  “你会这么想我不怪你,毕竟你还小。”吉本边掏钥匙边说,“待会不准喝酒。”


  “我已经成年了。”藤堂翻了个白眼,“看在我被你抱怨了一路‘他迟早都会被我烦透了然后一脚踢开我再也不跟我打炮’的份上快点开门,这些东西真的很重。”


  “耐心。”吉本从口袋里翻不出钥匙,又把手伸进自己的大包捣鼓了好一会儿,“我好像没带钥匙。”


  “你开玩笑的吧?”


  藤堂脱力一般将东西一股脑门儿堆到门口。


  “我真的没带钥匙。”


  见吉本不像是说笑的样子,藤堂懊恼地捂了把脸,“正好,赶紧打电话让榎本桑来开锁。”


  结果等榎本径来的时候藤堂感觉自己又被秀了一波恩爱,因为榎本虽然人是提着工具箱过来,但走到门口工具箱一搁,从口袋里翻出了吉本荒野家的备用钥匙咔嚓一声就把门开了。


  “真是辛苦榎本桑了呢。”藤堂笑着想要过去搭榎本的肩膀,然后被吉本一巴掌推开了。


  “没什么,正好在附近工作。”榎本又提起了工具箱,“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吉本绕到了榎本身后,拦住了他的去路,“阿径既然来了就和我们一起喝酒怎么样?我跟小步要看球赛哦。”


  被提及的人因为称呼恶寒了一下。


  “不必了,我晚点还有工作。”


  “那我送你下楼吧。”吉本撇了撇嘴。


  榎本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藤堂,“那么再会,藤堂君。”


  “欸欸欸阿径你居然喊他藤堂君我跟你认识了这么久你还在喊我吉本桑——”


  吉本边抱怨边搭上了榎本的肩膀,转了个身就带着人往电梯里走。


  “吉本桑介意这种事情吗?”榎本抬眸,认真地看着他。


  “……”吉本别开目光,尽量抑制自己在电梯门阖上之后腾然而起的那股想要亲吻榎本径的冲动,“要不叫我的名字也可以吧?”


  “荒野君。”榎本说,“这样吗?”


  “噗——”吉本笑了,“阿径这样好像女子高中生在叫男朋友的名字呢……我的意思是,我们之间不用那么生疏。”


  “那么吉本桑觉得我们之间有多亲密?”


  吉本张了张嘴,俏皮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口。他默默地按下了一层的按钮,一直到出电梯门之前都没有说话。


  “已经九点了啊。”


  公寓外边风有点大,吉本瞅了瞅手表的时间,“阿径这么晚还要工作吗?”


  榎本点了点头,“只剩最后一单了。”


  将人送到车旁的时候吉本又叫住了他,“啊对了,”他摸了摸鼻子,“到家之后给我发个信息吧。”


  榎本在车里看着他,“吉本桑,我不是独自返校之后要给家长报平安的女子高中生。”


  “我只是关心你而已。”吉本摆了摆手,“总之要给我发信息,再见。”


 


3


  “呜、呃…”


  吉本加快了摆动腰肢的动作,身下的人隐忍啜泣的声音让他只想接着欺负,他在黑暗里摸到了榎本张合不断的嘴唇,然后俯下身吻了吻。


  “速度还,”吉本被夹得喘了口气,“可以吗?”


  “慢…”


  吉本挑眉,握住了榎本的腰,更用力地去顶弄早就泪眼模糊的人。


  “我是、是说…慢,呜…慢一点……”


  平日里说话清晰又不带什么情感起伏的人也就这种时候能听到他支离破碎的语调了吧。吉本低声笑着,“居然还能说话,说明我还是不够努力嘛。”


  床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地摆动,榎本几乎要被撞进床单里了,他伸手攀上了吉本的肩膀,想要在彻底融化之前抓住什么。


  但是吉本似乎火气还挺大的,已经是第三轮了也没有疲惫的样子,倒是有些赌气的成分,翻来覆去地在榎本身上刻意地留一些暧昧的痕迹,平时他很少会这样做。


  “那里,不要…”榎本推了推吉本埋在他胸前的脑袋,“会肿的……”


  “在吸出点什么之前我不会停下的哦。”


  “请不要说,奇怪的话……”榎本被他上下夹击得晕头转向,“那里,啊…是不会有什么的……”


  “要是我射在里面的话……”


  “说了闭嘴……!”


  


  吉本还想进行第四轮的时候突然发现安全套用完了,他只好搂着榎本亲了亲,“我去洗澡了。”


  “不…不做了吗?”


  榎本已经累得迷迷糊糊了,他连眼皮都掀不开了。


  “你很想接着要吗?”吉本吃吃地笑了,“可是没有安全套了呢,要是一不小心中招了我可是要负责的。”


  “请不要胡说八道……”


  “你还有力气起床洗澡吗?”


  吉本把他搂了起来,“还是要我带你到浴室里去?”


  榎本点了点头,像小猫咪一样缠住了吉本的脖子,然后靠在他怀里眯着眼睛就要睡过去的样子,让吉本忍不住亲昵的亲了亲他的鼻子。


  “阿径。”


  “嗯……?”


  “阿径。”


  “嗯……”


  “虽然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但是被我碰见带别的男人到回家我还是会生气的啊。”


  “……”榎本睁开眼睛,想要是自己有长尖锐的爪子他就把吉本的脸抓出花儿来。


  “你居然都不解释了!”吉本煞有其事地说,“明明你两个小时之前还跟我说是朋友的。”


  “……”


  “阿径阿径阿径。”把人放进浴缸里的时候吉本还在吵个没完,“像那种人跟他在一起根本没有未来啊,他根本就是个刚被放出来没多久的泥棒搞不好什么时候又要被抓回去的——”


  “那你呢?”榎本一句话成功让吉本闭嘴了,“吉本桑这样说我的朋友,那你可以给喜欢的对象靠谱的承诺吗?”


  吉本撇着嘴打开了花洒,没有接话。


  等到两个人都清理得干爽了,榎本已经完全睡着了,吉本小心翼翼地把人抱到了床上,搂着他钻进了被窝里。


  “像我这种人。”


  他轻轻吻了吻榎本的额头。


  “像我这种乱七八糟,一点都靠不住的人。”


  榎本身上全都是他家沐浴露的味道,总让吉本会恍惚错觉他们是同居恋人。


  “如果要丢下我……也请再晚一点。”


  “再晚一点……”


  “再陪我走得远一点。”


 


4


  “我只是想见你。”


  吉本倚在门边说,“就这么跑过来了,欢迎我进来吗?”


  榎本径抵着门,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回过头朝屋里喊道,难得有些磕碰,“呃,会田——”


  “在准备晚饭吗?”


  吉本伸手擦了擦落在榎本脸颊的面粉。


  “吉本桑你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不方便的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请你等等,”榎本扯住了吉本的手臂,“请至少处理一下额头的伤口。”


  吉本被榎本带进了屋里,他一进去就见到了尴尬坐在沙发上的、上次碰见的男人,在榎本转身进房间里找医药箱的时候吉本一屁股坐到了对方旁边,朝他龇牙咧嘴。


  “如果阿径因为什么难过的话,”吉本眯着眼睛摆出一副凶神恶煞地样子,“我绝对会揍到你脑瘫。”


  “呃等等——”会田有些状况外地躲了躲,“我跟径君不是——”


  眼看吉本已经抓起了人的衣领,榎本提着药箱快步走来。


  “吉本荒野,”榎本指了指更远一些的座位,“过来。”


  “阿径居然叫我全名——”


  “坐下。”


  榎本撩开了吉本的刘海,用沾着酒精的棉球轻轻地擦拭乱七八糟的血迹,“吉本桑你到底做了什么?”


  “泊车的时候撞到了灯柱。”


  “……”榎本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一边的会田打断了:


  “径君我先走了——”


  “不用我很快就走了。”吉本摆了摆手,然后被榎本瞪得不敢把后半句也说出来。


  看着会田打过招呼之后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脚步,吉本伸手搂住了榎本的腰,“为什么那家伙看起来像是很怕你的样子?”


  “你确定他不是被你吓到吗?”榎本拍掉了吉本的手,结果没一会又缠了上来,只好随对方去了。


  “你的车呢?”


  “在下面,”吉本顿了顿,“在灯柱旁边。”


  “吉本桑,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稍微靠谱一点?”


  “阿径我要去夏威夷了。”


  “——什么?”榎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去旅游,应该会去挺长一段时间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要跟那家伙或者随便谁结婚的话请柬可以不用寄给我了我应该没时间去。”


  “……”


  沈默的氛围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榎本打破了它。


  “还回来吗?”


  “当然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你知道吗阿径我坑了上一个学生家超多钱的可以去很多地方了。”


  榎本看着吉本闪着光的眼睛,里面的自己有些模糊。


  “什么时候走?”他问。


  “大概下星期吧。”


  把绷带的尾端绑成结后,榎本终于从吉本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因为对方已经松手了。


  “要留下吗?”


  榎本问。


  而吉本摇了摇头。


  “我还是先赶着把车拿去修了,我想在走之前能提出来。”


  


  “如果未来能找到照顾你的人,”榎本径在吉本摇下车窗的时候说道,“请勇敢一点吧,吉本桑。”


  吉本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咧嘴笑了,“阿径真的很温柔呢,不用担心我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再会。”


  “嗯。”


  吉本在后视镜里看见了风中被裹在大衣里小小一团的榎本径,脸上挂着很少见但会不经意对他展露出来的温柔的笑容,然后摘下了眼镜擦了擦眼睛。


  吉本猛地踩下了刹车,他从车上跳了出来奔到榎本旁边,吓得对方眼镜都戴歪了。


  他扯下了榎本的眼镜,然后伸手紧紧搂着榎本的腰将他融化进了暴风雨般的吻里。


  喇叭声伴随着被车子堵住路的好些司机的咒骂声,吉本松开的时候榎本眼眶都已经红了。


  “我不走了。”吉本说,用大拇指刮走了对方的眼泪,然后帮他戴回了眼镜,“我不走了。”


  


  然后喇叭声惊醒了吉本,他从车上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手明明握着方向盘,却没有任何力气,身后的司机已经开始骂骂咧咧了。


  后视镜里的那个小小的身影已经变成了越来越模糊的背影。


  他仍然在车上。


  连打开车门的勇气都没有。


 


5


  他跟榎本径的第一次到底是怎样发生的他其实不太清楚,非要说也大概是酒精驱使,不过像很多事情一样,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而恰好榎本愿意给他腾出点位置让他闯进自己的生活。


  包容他的无理取闹,包容他的反复无常。


  把他从废弃的旧校里拖了出来,把他从反锁的房间里拖了出来,也试过把喝得一塌糊涂的他从随便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拖了出来。


  等到自己神秘的人设已经完全崩坏成为粘着系之后吉本荒野才回过神来。


  明明是瘦瘦小小的一个人,明明摘了眼镜就连路都走不好,明明很多时候都耿直得不解风情,身上到底是哪里来的一股温柔又强大的力量。


  一旦真正喜欢上一个人,首先伴随而来的就是无可救药的自卑。


  吉本荒野都不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吵吵闹闹烦人得不行,榎本径会不会回头看他一眼。


  他已经有太多糟糕的一面展露在对方面前了,还粘人得要死,他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榎本生性温柔他早被一脚踹开了。本来还想帅气地说点什么然后默默滚到一边当个安静如鸡的苦情男二,结果还是因为电话里陌生人的声音吃醋得连泊个车都一晃神撞坏了人楼下的灯柱。


  吉本在床上翻了个身,痛苦地呜咽了一声,心里还是有些后悔没有在上楼找榎本之前扎了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泥棒的车胎。


  他就是不甘心,他就是赌气,他就是在吃醋。


  他好歹还算是个正经的家教,怎么会输给偷鸡摸狗的家伙嘛!


  他还没准备好去跟喜欢的人告白就被截胡了,想来想起还是怪自己太怂。


  吉本又懊恼地翻了个身,这次直接从床上翻了下来,磕得他脑袋直生疼。掏过扔到一边的手表一看,自己居然在床上醉生梦死了三天,吃的什么都不知道,转眼就到了机票生效的日子了。


  简单地洗漱之后又稀里糊涂地收拾了一下行李,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


  来电显示是榎本径。


  吉本人已经拖着行李按了电梯按钮了,他按下接听键的手都是抖的。


  “是吉本桑吗?”电话那头是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我是径君的朋友,请问你已经走了吗——”


 


6


  “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会田一副要被吉本吓死的样子,他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干涉这两个人的事情了,毕竟刚刚一见面就被气急败坏的人从车上拖出来拉到巷子里打了一顿下手还特别重,现在他胳臂都有些动不了。


  “阿径到底出了什么事?”吉本说着又要把人提起领子扔到地上,“我就知道把他交给你这种人根本就是我脑子被夹了居然一转眼就出事了要是他掉半根头发我就把你扔进海里。”


  “请你冷静一下吉本桑!我是受他委托才会来找你的请不要再对我使用暴力了!”


  “他,现在,怎么,了,告诉,我。”吉本咬牙切齿地一副要把人吞下去的样子,“告诉我。”


  “径君被牵扯进了一桩谋杀案,但不会有事因为他是无辜的,因为害怕赶不上吉本桑你离开的时间才拜托我把这个交给你。”


  会田悻悻地提起了放在一边的袋子,然后递给了吉本。


  里面是一本有点厚的笔记本,一翻开通篇都是一些相似的配料,像是面包,腌黄瓜,芥末酱,腌椰菜这类的东西,下面都有很详细的标注,看起来像是一整本都在介绍怎么去做同一道菜。


  “……这是什么?”吉本蹙眉,“菜谱吗?”


  “蟹黄堡。”


  “什么?”


  “蟹黄堡。”会田把那个孩子气的名字重复了一遍。


  “……”


  “如果不是因为径君自己都已经吃坏过太多次肚子我是不会陪他一起做这么孩子气的事情的。”


  “……”


  “他把海绵宝宝全部都看完了,还查了很多资料,把每种配料都试过了一遍,这里大概都整理下来了,真的谢天谢地他没有用海臭虫那个配方我真的不想再吃了……等等吉本桑你你你你你这是哭了吗!你等等——”


  


7


  挂着围裙,边记录味道边作新的尝试,一丝不苟地按照找来的奇怪配方像个笨蛋一样去做这种只有笨蛋才会做的事情。


  偶尔眼镜被面粉沾上的时候还会用手背去擦,结果越擦越脏。


  煎肉饼的时候还被烫到了手。


  搞不懂腌椰菜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做了很多尝试结果拉了肚子。


  芝士到底要放一片还是两片为什么两边的资料不一样不管了都试试吧然后又拉了肚子。


  明明没有蟹黄为什么要叫蟹黄堡不然也试着加一点好了于是又拉了肚子。


  肉饼的话用牛肉好像会好一点吧。


  胡椒十克。


  番茄酱好像多了一点。


  好像这次做的不错可以记下来。


  等等肚子好疼。


  


  做这一切都是因为孩子气的自己在撒娇的时候随口而说的一句话,然后认真的人背地里因此做了数不清的尝试。


  虽然嘴上抱怨着自己的孩子气,但却愿意像个笨蛋一样去实现这么孩子气这么不靠谱的事情。


  而自己却还像个胆小鬼一样因为害怕失去而逃避。


 


8


  “……”


  榎本径看着自己卡里划进来的数目懵了。


  “吉本荒野,”他顿了顿,有些难以置信,“你找我洗黑钱吗?”


  “阿径不要胡说八道——”来接人的吉本荒野有些尴尬地笑着朝他们看过来的警察打了个哈哈,然后赶紧拖着人上了车。车上全都是打包好的行李,榎本觉得自己仿佛上了贼船,下意识就要去拉车门,然后被吉本按在了位置上。


  “你不是去了夏威夷吗?”他斟酌了一下,然后问道。


  “不去了。”


  “……”


  “阿径……”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被遣送回国了然后趁着被抓之前转移财产了?”


  “说了不是!”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榎本径举着自己的手机信息,后面那些眼花缭乱的零让他还没回过神来。


  “阿径我们走吧。”吉本认真的按住了他的肩膀。


  “哈?”


  “在那些人抓到你之前我们走吧,这些钱应该够我们逃一段时间的。”


  “哈???”


   榎本径伸手摸了摸吉本的额头,“你吃错东西了吗?”


  “我是认真的!”吉本说,“在他们找到确凿证据之前我们还是有时间跑路的——”


  “等等,”榎本打断了他的话,“可是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做。”


  “欸——”


  “我说了我什么都没做。”


  “欸!????”


  “他们也不会抓我因为我是无辜的。”


  “……”


  “你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吉本荒野?”榎本径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脸,“你是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吉本眨了眨眼睛,“呃,我这不是刚收到学生的尾款嘛……”


  “根本不可能这么多吧。”


  “……”


  “坦白从宽。”


  “那之前的存款也……”


  “作为家教你的存款也太多了点吧?”


  “还有房子……”


  “……”


  “……”


  “……”


  “……”


  


9


  “所以理论上你现在已经是个穷光蛋了吗吉本桑?”


  “……”


 


10


  “请放开我。”


  “我现在除了阿径已经一无所有了呜呜不要丢下我嘛。”


  “我是不会跟穷光蛋在一起的。”


  “那英俊迷人的穷光蛋呢?”


  “也不会。”


  “那英俊迷人又对你死心塌地的穷光蛋呢?”


  “不会。”


  


11


  “真的不会吗?”


  “……请住手这是在车上!”


 


 


 


FIN



评论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