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SO/ペテン師

夏花苍葬:

已完。


SO。一出狗血剧。客串角色有。OOC严重。


标题随便起的不用在意。


写到最后极度不耐烦所以可能完全没过渡。


本篇待修正。


 




*后续:SO/浮気する男は最低


*关联:影成/アシタヘ


    影成/雨の日の猫は眠い(R)




 


 


 


1.


大野智。


beta。


27岁自由插画师。


不婚不恋主义者。


小有名气收入中等。


养得起自己钓得起鱼,除此之外别无所求——用好友天然A的话说是个只要有画画有鱼钓天就不会塌的人。


然而这样的大野智现在有了一个比一出门就下雨不能去海钓更大的烦恼。


 


 


「所以,おおちゃん你是喜欢上他了?」


点头。「我……」


然而兴奋过头的天然A没让他说完,「おーちゃん终于要童贞毕业了吗!」


「???」


 


 


 


2.


事情要从一年多前某个聚会上他遇上了以前的一个学弟开始说起。


印象里对方还是个身高不及自己肩膀的小豆丁,再见到的时候已经是个身材锻炼有素穿着西装帅气干练的男人了。


然而介于对方变化过大,大野智当时根本没认出来。


 


当时他还只是远远观望了一下帅哥,觉得手边没有纸笔有点可惜,这个帅哥看起来应该是个干练年轻还多金到omega们都想变成娇滴滴小蝴蝶往他身上扑的alpha吧,结果散会后对方突然拦住他自报家门吓得大野智眼的睛都发直了。


惊吓一是这个人居然是当年的小豆丁。


惊吓二是这人居然是个beta。


 


大野第一反应是他被忽悠了——不过的确没有平时站在alpha身边的压力,而且那双漂亮的眼睛确实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当然更重要的是对方这张帅气的脸完美符合了他的审美观。


大野本身就对帅哥没什么抵抗力,再加上也算旧识,一下就让他放松了警惕。


所以。对方说大野さん要不要私底下去喝一杯的时候,大野稀里糊涂的就点头了。


 


再有意识时,时间就跟个兔子似的一下蹦到了第二天早上。


大野穿着自己的睡衣在床上醒来还以为自己时来运转遇到了田螺姑娘,直到看了眼手机才发现通讯录的页面上,联络人的名字那栏明晃晃的写着樱井翔。


 


 


 


3.


可以说以此为契机吧,这个叫樱井的学弟就开始走进了他的生活。


学弟如他所想的一般年轻帅气还多金,似乎还是某家大公司的高管。接触深了发现两个人味觉相同还气味相投。而且樱井整个人气质儒雅知书达理,明明是个行程表强迫症却性格温柔的从没因为他的某些随性而生过气。


简单来说大概就是omega们心中的标准男友标准老公标准好儿婿,如果是个alpha大概是omega们倒贴也想嫁的对象。


而且樱井喊他名字的声调很独特,每次被喊了名字感觉自己就像只被摸毛就很开心的猫。


偶尔大野会开他玩笑说翔君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只是个beta呢真可惜。不过对交际范围内说过话的alpha都只手可数的大野来说还是beta之间的相处让他觉得自在。


 


大部分时间都是樱井来约他,在两个人的简讯电话都不怎么断的情况下,约吃饭约喝酒的频率很快变成了半个月一次。


偶尔还会有两个人去逛艺术展水族馆或是一起去钓鱼的情况,樱井一直依着他的爱好和打算来。后来甚至会有大野在家赶稿他在旁边看报纸的场景。等大野赶完稿松口气的时候帮他捏捏肩,然后两个人收拾收拾出去吃晚饭。


也越来越期待对方的简讯和来电。邮件每封必读而且没事看手机的频率也增加了。通话通常是晚上双方都在休息的时候,紧贴着耳朵的手机里传来一句低沉温柔的「智君おやすみなさい」能让他心跳加速一小会后安心的一觉睡到大天亮。


不知不觉间“樱井翔”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4.


然而天然的反射弧是可怕的。


大野智没觉得他和樱井的交往方式有什么不对,直到某天他被同为天然的好友A质疑了。


「你们这样子真的不是在谈恋爱吗?」


好像真是哦。


大野回想了一下普通朋友之间的交往,原本就和人深交甚少的他才意识到自己和樱井的相处好像真的早就越过了朋友的范围。


大野的脸一下就红了,加上天生的圆脸让他看起来特别像个让人想咬一口的小苹果。


 


 


 


5.


「别乱说啦相叶ちゃん……」


「所以おおちゃん你是喜欢他吧?」


天然A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膀,把空掉的酒杯再给他满上。


大野最后没扛住天然A的纠缠还是承认了。


「……可是他也是beta啊,万一他没那个意思呢。」


 


是的,这是个问题。


这个社会是自由的,但是性别本能会主导很多东西。比如会有alpha或omega,精神上的恋人是beta生理需求却让他们最终选择了omega或alpha。


而且beta对感情的需要程度也远不如alpha和omega。就算双方都是beta,很多时候感情也只是多巴胺一时作祟的结果。


如此往复就造成了在AO结婚人数稳步增加的同时,越来越多——甚至绝大多数的beta选择了不婚主义甚至连恋爱都一并拒绝。


原因也很简单,比起恋爱的束缚他们更倾向于自由,而且还能回避掉无所谓的麻烦甚至情伤。


如果樱井也是属于这个范围内的话,就算自己抱着好意对方也不一定接受吧。


 


「之前和他聊天好像他对恋爱也没什么兴趣,好像也是和我以前一样……」


天然A瞪大了眼睛,「おーちゃん你在说什么啊?他怎么可能会对你没意思呢?你说的一起吃饭出去玩的听描述都觉得你们像是在约会啊!」


大野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天然A又补了一句「而且平时都是翔ちゃん约你的吧?」


「是……」


「电话和邮件呢?」


「也是翔君给我的多……」


「对吧?」天然A眯眼笑起来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还鼓了两下掌:「翔ちゃん他都那样了怎么可能会对你没有意思呢?我觉得他干劲满满啊~」


大野嘟囔着是哦点了点头,随后又看向了天然A。


 


 


「……干劲?什么的干劲?」


 


天然工口A笑嘻嘻指向了大野,五秒后胸口被狠狠锤了一拳。


 


 


 


6.


这次因为来自天然A的一系列语出惊人大野压根没喝醉。倒是陪他出来的天然A因为由衷的高兴一不小心就喝的有点多。大野把天然A送到了他家附近,和走路已经有点小晃悠的天然A道别后大野火速回了家。


洗完澡准备睡觉时才发现樱井发了邮件来问他周末有没有时间一起去吃个饭,简短的回复后就倒在了床上。心脏不受自己控制地加起速来,像是冲向终点的百米跑运动员。


——振作点啊只是条约吃饭的短信而已。


然而天然A那句「约会」仿佛又在耳边响起,伴随着天然A鬼畜循环的ひゃひゃひゃ贼笑声抡了他一整个晚上。


不能好了。


 


 


7.


来接他的樱井·时间按秒来不准浑身难受·翔罕见的迟到了。


「抱歉啊智君,最近公司比较忙大家都在加班,所以没能准时时来。你等很久了吗?」


樱井翔开着车一脸认真的和他道着歉,可坐在副驾的大野只是盯着樱井的侧脸嗯嗯了两声说了句没事也就一会不是翔君的错。


虽然他是等了有半个小时,但是看到还是上班族模式的樱井翔他已经把之前小小的埋怨都忘光了。


樱井和他「约会」的时候鲜少穿正式西装打领结的,这次显然是一下班就赶着急开了车过来。不得不说,这时候的樱井就算略显疲倦也丝毫不折损他的英俊帅气。


大野盯着他只觉得自己心窝里踹了个兔子一样蹦哒的停不下来。反正樱井在开车也不会看向他,大野也就正大光明的欣赏着开车的帅哥。他看着樱井几乎出了神,直到要下车的时候樱井看他没动静转过头来问「智君怎么了?」时,大野才慌慌张张的解了安全带下车。


 


这次的樱井预约的好像是家新开不久的店。个室装修的挺有品味,菜品的样式和味道也别具一格。


大野鼓着脸感叹好吃的时候樱井放下了酒杯笑着看他,「我之前就觉得智君会喜欢这家店了。」


不过情绪好像没有以前那么高。


大野放下了筷子,「最近一直在加班吗?翔君你看起来好像很累……」


「嗯……最近有点容易生气吧,」樱井叹了口气晃着啤酒杯,「手头有个项目本来就比较赶急,而且从明天开始要出差一个月,必须把要做的工作赶完才行。」


「明天出发?几点?」


「早上五点半。」


大野瞪圆了眼睛,樱井见状赶紧摆手示意他不要激动。


「没事没事,我的行李已经收拾完了,准备也都做好了智君不用担心的。」


「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吧?五点半就要出发的话翔君你没问题吗?不好好休息的话……」


「嗯,所以我在休息啊。」樱井说到这里笑了起来。


「唉?」


「和智君一起吃饭喝酒是最能让我放松休息的事情啊。」


樱井的语出惊人吓得他呼吸一滞。


大野甚至在那个瞬间有种溺死在对方眼神里的错觉。


 


 


 


8.


大概是太过紧张和飘飘然,明明喝的不多也觉得自己有些晕乎乎的了。


樱井因为喝了酒不能再开车,他一边哄着有点醉的大野一边打电话喊了代驾和出租车。两个人站着等车的时候大野突然凑近了樱井闻了闻,「翔君你喷香水了?」


「唉?!啊……算是吧……」


「是苦橙吗?ふふふ,很好闻哦~」


说着有点站不稳的大野又开始晃荡起来,眼看就要往前栽,吓得樱井赶紧扶住了他的肩膀。


「智君你这样等等回家了还能自己上楼吗?」樱井低头看着笑的和小孩子一样的大野哭笑不得。而且看起来表情特别僵硬。


「嗯~没有问题啦,翔—君—也要找点回去好好休息~」


好在樱井煎熬只剩了几分钟,计程车很快就到了。


被樱井送进计程车后大野才猛地清醒。


刚刚他和樱井脸隔得太近了。他在凑过去一点或是樱井头再低一点他们就要亲上了。


明明是开着空调的计程车里,反而感觉比刚刚更热了。


 


连耳朵都觉得烫的难受。


 


 


 


 


 


9.


然而人生就像狗血连环剧。


前一秒还浮在云端,后一秒就可能被狗咬。


 


 


 


 


10.


樱井出差半个月后大野被朋友拖去旅游。因为有鱼钓大野欣然接受了。到达目的地的第二天几个人找了一家风评不错的酒吧喝酒。大野尤其中意这家店的一些设计。几个人喝的都很开。


 


结果中途去了卫生间的大野被一个陌生的alpha堵在了里面。


「不好意思……?」


大野想要借过回酒吧,然而对方无动于衷。


「挺可爱的小beta啊这回赚了……有没有兴趣玩玩?」alpha歪着嘴角堵在门口。


「唉……?」


看大野没有回应,alpha一把捂住大野的嘴开始把人往里推。


大野吓得瞬间冷汗出了一身,新闻里的确有看到部分alpha专门对beta出手的报道。但毕竟只是极少数,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遭遇到这种情况。


alpha的体格本来就胜于他,加上酒精也让身体变得无力,就算挣扎也是徒劳无功。alpha的手劲大的他双颊发痛,口鼻都被堵住让他觉得呼吸困难。


alpha在试图把他按到厕所的隔间,一旦进去了可能就真的完了——然而人受到过度惊吓会身体僵直这一点却让大野近乎动弹不得。


 


接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alpha突然放开了他,大野跌坐在地,因为缺氧而头晕。接着听到似乎有人说报警的声音,然后就被人扶着起来离开了卫生间。


 


 


 


 


11.


「智君、智君!」


「………………」


「智君!」


「…………翔、君?」


摇了半天大野肩膀的樱井见他终于回过神后松了口气。


「没事就……」


还没说完大野一把抓住了樱井的手腕,他想说话却发现嘴唇抖的完全不受控制。樱井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把把他抱住拍着他的后背。


「已经没事了……」


苦橙的香味有着安神的效果,加上樱井的怀抱多少让他镇定了一点,接着樱井的同行者也从卫生间里出来说是已经把人打晕报了警。樱井又嘱咐了几句就拉着大野去了就近的一间空置的个室。


「你先坐着,我去找吧台拿点水来。」


「好……」大野点头,樱井又把他的手握了一下后转身出了房间。


 


房间里只有大野和一股轻微的苦橙香。


……以及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alpha信息素的威压。大野觉得头痛起来。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根本无法整理好思路,再加上这股信息素所带来的某些尖锐感更让他混乱。


原本他以为是刚刚那个陌生alpha的信息素,但是大野突然意识到似乎不对。


并不是那个alpha。


刚刚在被放开前的一瞬,他的确感受到了那种来自于alpha的威慑力——beta对信息素的反应比alpha和omega都要差很多,尽管迟钝但对于信息素所包涵的威慑力的部分他们多少能够感受的到。所以大多数beta都不喜欢和盛气凌人的alpha相处。


那个感觉应该就是……


就是现在室内残留着的,带着苦橙香的……


……alpha信息素。


 


 


 


12.


房间门被打开,樱井端着杯子进来了。


同时苦橙香也变得浓郁了。


 


大野呆滞的接过樱井递过来的水,仰着头看他:「翔君,为什么装成beta?」


樱井显然没料到大野开口第一句会是这个,收回的手僵在了半空。


「翔君是alpha吧?……为什么要骗我说你是beta?」


「……智君,我……」


樱井纠结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原因。


两个人僵持了半天,大野先移开了视线看向自己手中的水杯。


 


「抱歉,明明是翔君救了我……我却问这么奇怪的事情。」


「……」


「如果翔君不是alpha的话,肯定就来不及了……谢谢你。」


水面的细纹一直在抖动。


 


 


 


13.


警察来了后那个图谋不轨的alpha被带走,大野也不准备再喝,和同伴应付的说了一下就出了酒吧。


刚准备向着旅馆的方向走,手腕被拉住了。


「智君。」


「……什么?」


「今天去我那里吧?明天还要去录笔录,到时候我开车去会快些。」


「……」


「……啊,抱歉。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送你回旅馆明天来接你也行……」


「……我去。」


「……好。」


 


樱井领着大野到了自己住的酒店,在进到酒店里前一直拉着大野的手腕不急不慢的领着他走,大野也没挣开。


两个人一路无言。一个是不想说话一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僵硬的氛围持续到两个人回了酒店房间。


樱井找了换洗的衣服给了大野,两个人很快冲完了澡。但因为走回酒店花了不少时间,折腾完也已经大半夜。


房间只有一张双人床,原本樱井准备去睡沙发,但是大野说足够宽敞两个人就一人躺了一边,中间空出来一大片。


 


 


 


 


14.


道过晚安后却是两个人都难以入眠。


 


大野有听到樱井翻身转向他方向的声响,但是他一直维持着朝着外围侧躺的姿势。


「……智君?」


「……嗯。」


「我知道你可能难以接受我是alpha……」


「……」


樱井叹了口气。


 


「我……从以前开始就喜欢智君了。但是当时我们都还是中学生,智君也只拿我当后辈而已吧。」


「后来……进了不同的高中,高中二年生的时候听说智君和一个alpha交往了。后来的事情……我也听说了。」


「我承认我是刻意接近你的,也有别有用心的那种意思在……那天在聚会上发现智君真的出乎了预料。本来是想立刻和你搭话的,但是那时候身上还有气味,所以只能尽可能避开你,在间隙去找朋友借了应急的alpha抑制剂。」


「虽然是我在找借口,不过那时候……如果我一开始就说自己是alpha的话,智君你根本就不会接受我吧?」


「……」


 


「如果可以的话……」


 


樱井没再说下去,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鼻息声。


 


「……算了……おやすみ。」


「…………おやすみ。」


 


 


 


15.


第二天两个人都起了早。


樱井起的更早些,联系了公司和客房服务。大野则是联络了自己的朋友。


两个人吃过早饭就驱车前往了警察局。


做笔录花了几个小时,樱井送大野回了旅店,并且配合着大野应付过了他的朋友,然后又等着他收拾好行李开车送他去车站。


原本是好好的一趟旅行,结果变成了这样。


「我还有半个月要在这边。如果有事的话……邮件和电话都可以。」


「嗯……」


大野低着头不吭声,樱井揪着眉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知道大野智的倔脾气,有些时候一旦钻入了牛角尖谁都没法把他拉回来。况且本来就是他欺骗大野在先,再加上对方本来就不怎么喜欢alpha,就算以后被断了联络也是他自作自受。


 


「……翔君。」


「嗯?怎么了?」


「……时间……」


「唉?」


「给我点时间……」大野没看他,音量比起对话来说更像是自言自语,然后转身进了站台。


 


 


 


 


16.


「……也就是说这一年多おおちゃん你一直以为他是beta但其实他是个alpha?」


点头。


「而且他还从一开始,啊不对是从很早前就想上你?」


「……」


大野智无言的和天然A满是无辜的眼睛对视三秒后选择了低下头继续喝酒。


 


 


「那不是挺好吗?おおちゃん你不是喜欢……」


「一点都不好!」


天然A被吓了一跳,但是已经有了醉意的大野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是抱着啤酒杯嘟囔着:「一点都不好……那可是alpha啊……」


「就算是alpha也是可以交往的吧?」


大野摇了摇头,「信息素造成的问题太多了,相叶ちゃん你也知道的吧?而且……alpha真的太可怕了……」


「おおちゃん?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都没有。」


「真的吗?」


「嗯。」


 


 


如果樱井翔是beta的话,或许他会很坦然的接受他的好意。但是alpha的话,性别差异本身就是一道心理的鸿沟。


本来大野就不擅长对应alpha,再加上那件事,alpha对他来说简直算是一场噩梦。


 


就算不提及他个人因素,单就性别来论的话,beta和alpha的交往?怎么可能。


这种感情毫无保障,轻易就可以被信息素毁得一干二净。


就如同樱井打听到的那样,大野在高中时和一个alpha有过玩票般的交往,也不能算是多投入,只是对方仅仅因为信息素和本能就甩了他让他觉得好笑。虽然没有用情很深但多少还是有些受挫。


好友里也有omega,AO之间的本能吸引也算了解。再加上年纪越大身边选择单身的beta也越来越多。打那之后他就干脆选择了单身。年纪再大点就觉得一个人自由自在挺好的打算就这么继续下去。


谁知道半路杀出了个樱井翔。


 


就像是一个甜蜜温馨的陷阱,诱惑着他自己跳了进来。


但是陷阱里只有一片黑暗。


 


 


 


17.


「……我这里是法律事务所不是烦恼相谈所。」


大野智不吭声,依旧低头玩手指。


「……如果你对个人安全充满担忧的话我觉得你去找径比较合适。」


说完律师N就后悔了,因为大野智猛然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一脸“我不想见到径君他那口子”和“难道领君你要抛弃我”。


律师N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角,相识几年的大野智显然深谙此道。


 


 


「所以那个樱井其实是个alpha?一直在吃alpha用抑制剂?」


「……嗯。」


律师N很无语,但毕竟和他不一样,身为beta的大野本来就对信息素反应迟钝,再加上对方刻意隐瞒还手段精明,一年多没察觉也勉勉强强能够个情有可原的边。


「你是介意他的性别?」


大野点头,「alpha嘛……」


自暴自弃的后半句没说完,不过足够明显了。


律师N叹了口气,「……智,性别真的这么重要吗?」


「唉?」


「发情期也好信息素也好,这些对omega和alpha来说只是一部分影响因素而已。」律师N思索着用词,「在抑制剂和绑定印记去除手术存在的前提下,性别已经变的无所谓了。也有很多的alpha和omega选择了beta或者是独善其身。 信息素带来的影响已经大不如前了。」


「……」


大野眉毛一耷拉一脸我不信领君你骗我我才不信。


 


律师N慢条斯理的整理着手上的卷宗:「你就认识实例啊,径……他的选择是完全不受信息素影响的。」


「……径君……?」突如其来的事实让大野目瞪口呆。


夭寿了知道他们关系的人谁不知道锁匠那口子在性层面的需求和恶趣味!


「在那之前,」律师N停顿了一下,「他对吉本的信息素没有反应。」


「……真、真的?」


「应该说他对所有alpha信息素都没有反应。除了固定的发情期他和beta没什么区别。」


大野睁大了眼睛,他认识锁匠E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一个……某种程度上非常厚颜无耻的伴侣。alpha和omega的相互吸引太过自然他根本就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


 


 


18.


「……难道……是性冷淡?」


「别说出来。」


 


 


 


19.


「说来抑制剂……我还以为只有omega用的。」


「一般来说是omega会定期服用,alpha大多只会因为发情期omega的信息素而产生反应。他们平常的激素水平不需要服用抑制剂,那个只是用来应急的。」


「哦……」


「你这么久都没发现的话,估计你们见面前他都有用吧。就算自我控制的再好也不可能完全消除味道。那个抑制剂虽然效果很好,但是对alpha来说不是太舒服。」


「……唉?」


「一般alpha的话不是遇到紧急情况是不会吃抑制剂的。」


「……」


大野没说什么,只是握紧了拳。


 


那天回了酒店是他先去淋浴的,他出来后房间里已经换过气,樱井身上原本有的苦橙香也消失了。


第二天也是,没有苦橙香气味。还有之前每一次的会面。唯一泄露的一次只有樱井出差前的那天。


 


「如果你想要建议的话,那我还是建议你好好把握。」


大野抬起了头,有着天使律师称号的人正微笑着看着他。


「追随本心才是最好的选择,我已经吃够这个苦头了。」


「……但……」


「而且你心里不是也正在倾向他吗?」


 


大野梗着没话说的时候手机响起了铃声,律师N说着抱歉是闹钟关掉了声响。


「……到时间了啊。」


「?有预约吗?」


「算是吧。」


「是、他?」


「嗯,最近他家大小姐出国休年假去了,所以闲的很。」


 


 


20.


回去后大野检索了不少关于alpha抑制剂的信息。


omega抑制剂已经有些年头,自然也被改良加工了不少次,如今对omega们的身体已经几乎没有副作用,更加昂贵的抑制剂甚至对omega的身体还有调理作用。但是alpha抑制剂不同,问世不足十年,自然欠缺的也多。不仅有副作用,造价也相对较高。


服用过于频繁的话可能会造成信息素分泌紊乱以及身体易疲累,情绪波动大无法自制的情况。


大野把阅读页面停在了这里。


 


他们认识了一年半以上,见面的次数也不算少了。每次每次樱井都服用了抑制剂。


樱井是一个日程表精确到分秒的人,为了对应繁重的工作安排他也需要更多的体力和情绪的自控力。但是樱井却承担了这个风险选择了使用抑制剂。


 


……仅仅是为了和他相处的几个小时。


 


 


 


21.


 


樱井翔从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人给蹲点了。


 


出差的后半段大野没有来一封邮件也没有打一通电话。虽然临走前大野说了「给我点时间」,但樱井也忍不住觉得大概自己是没希望了。


多少也算他自作自受。那天在个室里他原本想触碰大野,却被对方躲开了。照那个样子也是没有希望了吧,虽然他并不后悔因为那件事暴露了自己的性别。


樱井以及做好了最糟的打算,事到如今也只有收拾心情好好应对接下来的项目了。


 


结果在回去后的第三天下班发现瘦了一小圈的大野智蹲在他的车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绕过保安居然跑到地下停车库来了。


「啊。」


「为什么,智……」


「这里空气好差,翔君。」大野揉了揉鼻子。「我不想再待了。」


「哦、好。」虽然搞不清这是闹哪出,但樱井当即慌忙拿出车钥匙开了车门让大野智上了车。


 


半个月都没有联系,这会又突然冒出来的确很符合大野的行事作风。而且他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的打算,只能心情忐忑的等待着大野宣判结果。


明明不管是和部下还是和朋友他都处于领导者的一个角色,可唯独和大野在一起的时候会感觉自己围着大野智打转还心甘情愿。


樱井没启动引擎等着大野开口,然而对方上了副驾系好了安全带就一声不吭看着自己的手。


樱井完全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又突然想起来自己公文包里也没有装抑制剂。看了一眼大野对方完全没反应。樱井叹了口气准备开启换气的时候却被大野抓住了手。


「怎么了?」


「别开。」


「呃,但是……」


「苦橙香挺好的。」


「!」


大野的声音很小发音也糊在了一块,但是樱井还是听清楚了。


「智君……!」


「别吵……」大野别过了脸。


 


「好困,我要睡一觉……到你家了喊我。」


 


——Fin。——




*关联:    影成/アシタヘ


 


ペテン師,其实就是骗子(。 


感谢 @flipped 鸭太太一直陪着我写完了QAQ……虽然结局我差点被揍了(


我真的只是单纯想写个装B的故事。


just装B。






【怎样都好有没有都无所谓的私设。】


年龄律师29锁匠和智智都27,性别o/o/b。


对应三个都是a。


锁匠性冷淡对信息素没反应发情期反应也很薄弱,不过是被绑定前。因为对象是个恶趣味所以被没羞没躁了。恩,被没羞没躁


律师复仇路线终止后依旧干着老本行,在那之后遇到的对象。安定成熟的大人,目前已绑定不过未同居。


本篇,目前烦恼是B那里不是用来做的而A那活儿太大了






【私设,160916补】


>>>翔智


AB。某大公司高管x自由插画家。战线拉最长的一组。


——装B被对象撞破怎么办。


樱井是大野中学时的学弟并且一直暗恋直到大学。据本人说似乎从中学三年级alpha觉醒后就一直想上他。(这个事实是确定交往后坦言的,把大野吓了一跳)


樱井十分心机,借着抑制剂瞒着大野自己的真实性别瞒了半年多,以致孽力反馈认真交往半年后才达成夙愿(因为实在太痛了又被隔离两个多月)。


其实也很想变态,然而任重而道远。



评论

热度(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