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山组】世风日下

超级甜的!!!

FlAG菌:

*A团 山组SO


*睡前小零食


*不会起标题系列




@Sakurai vv 


@优秀的你画我猜群 


    皮皮猪们起来吃粮了(




————————————






1.




东京冬季的夜晚似乎比前些年寒冷了许多。




大野智把脖子拼命地往恋人送给他的蓝色围巾里缩,双手哆嗦着深深插进口袋里,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死死嵌进一身厚重的羽绒服中去。


一旁戴着扎眼的红围巾的樱井翔哈着热气朝他瞥了一眼,笑了笑:


“真冷啊……智君撑得住吗?”


“哈……我……还好。”


话虽如此,大野本就不清晰的声调里更是多了几分颤音。


“那我们走快点吧,马上就到家了。”


话音未落,樱井便一把揽过大野肩膀,不着痕迹地把他卡进了自己的半个怀里。


——附带着还用戴着手套的手揉了揉对方被风吹出来的一头乱毛。




“唔。”


最开始几步大野还有些不适地扭动着身子,后来便服帖地靠在樱井的臂弯中慢慢前行。


真不愧是定期去健身房锻炼的人啊,这手臂也变得太有力气了吧。大野想道——


是一旦被锢在他身旁就想逃也逃不掉的那种有力。




“呐,我说……”


樱井低沉的呼声伴着热气从耳上传来,大野下意识的仰起头凑了过去问:


“嗯?”


“现在跟智君讲话,我都得弯下腰了呢。”


“……”


冷风本就吹的他脑袋疼,又听到自家恋人这句带着笑意地话,大野智更是顿觉自己的内心冷上加冷。他一个低身、灵活的挣脱开樱井,一语不发地加快步伐往前走着。


“唉走慢点啊,智……啊,兄さん——~”


被留在身后的樱井又开始屡试不爽的操起了他那口惯用的撒娇语气,嘟着嘴贴了上来:“兄さん……我说错了嘛。你走慢点啊。”


“你都长这么高了你还用叫我兄さん?”大野侧目冷脸望着他,一张圆鼓鼓的脸微微皱在了一起:


“樱井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尊重我的。你……别忘了你是听了谁的话才从一个小豆丁长到了现在这么高的。”


都是我的功劳好吗。


——大野抱怨道。






2.




是的,


昔日的大野智则是众人眼里修长白净的小哥哥——一个饱受艺术与运动眷顾的神一般不可思议的小哥哥。而樱井翔,则是一个小豆丁一般的优等生,


在大野智的心中已经可以被定义为小得可爱了的那种小。




大野智犹记得最初见到樱井翔的时候,自己被父母拉去和所谓的老朋友樱井家聚餐,据说是要庆祝对方搬到了自家隔壁。


怀着看一看未来的邻居长什么样的忐忑心情,在两家人会面得餐厅现场,他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一身制服背着书包、乖巧地躲在樱井爸爸身后的小男孩、


不,其实那时候已经可以称之为少年了,只是当时小樱井的身高和真实年龄非常不相符。


所以在大野被父亲告知这个小男孩只比自己小一岁多的时候,他还是惊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只不过在对面的小樱井纯良的眼神之下忍了下来,努力憋住诧异之情说了句:“哦,是吗。那樱井君,以后请多指教了。”


“请多指教,大野桑。”


得到的是小樱井迟疑片刻的一句简短的回答。




——没想到这个小豆丁还有点高冷。




于是他不甘示弱地回以对方一个更加高冷的轻笑,却意外看到对方笑得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大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那个小弟弟真好看啊——这个念头,从那一刻开始就悄然注定贯穿了大野智的一生。






之后究竟是如何和这个小豆丁打好关系的呢?


大野如今已经想不起来了。


只记得回过神来,他们就已经是常常带着樱井在街上溜达、在夏天的家里一起抱着电视啃西瓜的朋友关系了。——说朋友也有点不太对,据后来樱井翔本人提供证词,他在那时候老早就已经对大野有其他方面的想法了。


只是当年直如大野,谁又能猜得透看得出这点心思呢。






3.




夏天的男孩子总是免不了出汗,暑假时樱井父母外出工作的时候,樱井翔常常在大野智那空调坏了的房间里伴随着对方翻阅漫画的声音读书复习,大半天下来,两个人都已经汗流浃背了。


在大野妈妈的坚持要求下,樱井总会在他家先冲个澡,然后换上一套大野智的T恤和短裤。


“翔君穿我的衣服会不会太大了啊?”


看着垂到樱井小臂的T恤袖口和遮住屁股的下摆,大野常常如此打趣道。最终无一例外地换得小樱井气愤的红脸颊和自己父亲的一顿教导。




尽管如此,他还是常常乐此不疲的拿对方的身高开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时而甚至动手拍拍樱井矮了一截顶着顺毛的小脑袋:


“翔君小小的真可爱啊。”




“……所以大野桑喜欢娇小系的吗?”


那以后的某天,樱井突如其来的向大野智询问道。


“唉……?”


“啊!不是说我,是说女孩子!女孩子!你喜欢娇小系的那种?”小樱井拔高声音用上目线试探似的询问着他,望见对方皱起白嫩嫩的面包脸,过会踌躇着摇了摇头:


“不……把?我比较喜欢高高的那种,就是……高挑一些,不要太瘦,看起来比较有气势那样的,啊,最好是学习成绩很好的那种认真的女孩子呢。”


那时御姐这种词还未开始兴起,大野拼了命才拼凑出一部分自己心中理想女神的形象,转而突然反应过来:“翔君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种问题?你喜欢什么样的啊?”


“我啊……唔、”一听到高这个词,樱井就抓着头发垂下头,声音低低地说:“不知道呢,我就是随便问问。”




大野疑惑地打量着他,却只看到了樱井翔被抓乱了的头顶发旋,和扑面而来的落寞氛围。




不过是翔君的话,就算是瘦瘦小小的,我也很喜欢啊。


——大野忍不住在心底补了一句。






4.




那时候的樱井翔是真的小只,小到比他更小的不良少年都敢围堵打劫他。




当大野智得知天都快黑了而樱井翔放学还没回家、对方父母又不在家的时候,他二话没说拎起外套就跑出了家门。


顺着樱井从学校回家的路,大野在天色即将暗下来的时候在小巷口看到了被一群人围着的那个小樱井,畏畏缩缩地抱着书包靠在墙边,还用未蜕变的尖细嗓音叫嚷着自己身上真的没有钱。


于是,大野小哥哥挺身而出了。


他把外套往肩膀上一甩,模仿着电视里小混混走路的方式晃晃悠悠眯着眼睛走了过去,单是从气势和身高上来讲就碾压了面前一群稚气未脱的不良少年,使得一群人左顾右盼地往后退了些。


看到自己的恐吓起了一定效果,大野更是起了胆子,凸着下巴虎视眈眈地挡在僵住的樱井翔面前,扫视了一圈后沉着嗓音问道:


“怎么?哪里来的,敢欺负我的人?”


话音刚落,他便听到人群中有人叫嚣着“认错了我们认错人了”,还没等大野下巴凸到开始发酸,这群不良少年就分散着跑开了。




“真是的,这些人整天不好好学习就会出来闹事。”


大野啧了声,赶快回过神去查看樱井的状态,却未想到看到对方大眼睛里溢满了泪水。


“怎么了翔酱?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他弯下腰一手轻抚着樱井的头发,一手轻轻拍着对方的后背,不料樱井翔却哭的更狠了,哭腔里还夹杂着不甘心这样的词。


“啊……别担心嘛,翔酱。”大野呼了口气,手足无措地拥住了他,感觉到怀里的小少年哭声渐止后,他伏在对方耳边说道:




“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那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对方身体突然的僵硬、


和那片其紧贴着自己的脸颊上体温的急速上升。






5.




没过多久,大野就注意到樱井开始拼命的喝牛奶了。




每当他到对方家里串门闲逛,总能看到樱井乱糟糟的房间里三三两两堆着空的牛奶瓶和牛奶盒。大野智也曾无意中看到他书桌角落贴了张便签,上面密密麻麻罗列了几条【长高的秘诀】。


只是这些法好像不怎么奏效,无论如何樱井和大野只见还是差了少说一个头的高度。樱井翔本人似乎也早已意识到这一点,开始自暴自弃的想要放弃长高,在大野打趣他的身高时也不再出声反驳。


作为大哥哥的大野看到这样的场景总是有些心疼的。


所以当大野家凑巧带着小樱井到超市里采购的时候,大野智二话没说便从货架上扯下一包棉花糖丢进樱井翔的怀里,半蹲下来面对他眨巴眨巴的大眼睛、故作正经地说:


“翔酱想长高的话,就吃棉花糖吧。”


“真的有效吗?”樱井掂量着怀里的棉花糖,狐疑地看着一脸自信的小哥哥。


“嗯,听我的,一定没问题。”


天知道大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多么心虚,甚至很想立刻承认他只是开了个玩笑。但没给他坦白的机会,樱井小少年便紧抱着拿包棉花糖笑开了,重重的点起头:


“好!我相信兄さん!”






6.




后来大野智才知道,那大概是他一生中最美的谎言。




因为、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


樱井翔真的开始长高了,而且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窜高。


所以当樱井翔升上高中的时候,他的身高已经奇迹般地几乎快要追上大野了。穿着大野的衣服不再感到松垮,刚买没多久的新衣服就小的不能再穿,买鞋的尺码甚至比他还要大。




“翔君发育的可真厉害呢……”


大野舔着冰淇淋在樱井的房间里享受着冷气,打量着樱井扑在书桌前认真学习的背影忍不住发出了感慨:


“而且,真用功啊,了不起。”


“嗯,快要考试了……”樱井停下笔,偏过头来扫视了一下坐在床上的大野细瘦的身躯:“再过不久我一定就能比兄さん高了。”


“fufufu、还要过很久吧?”


大野笑着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你看,我们还差了这么——”


“没有。”


“?”


伸出的那只手被突然靠近的樱井一把握住,大野疑惑地抽了两下鼻子望着他。


“没有。我一定很快、很快就能超过兄さん,一定会变得很高的。”


樱井少年小鹿一样的眼神里闪烁着的坚定光芒,似乎也唤醒了大野小哥哥内心的那只小鹿。


在充满冷气的房间里,大野智分明感觉自己的心脏跃动地飞快,以及从相连着的手上传导而来的炽热之感烧红了他的脸颊。








7.




还没等到那个“很快”的到来,


樱井一家就匆匆忙忙的搬走了,


搬到樱井翔所考上的大学附近。




临行前最后一次见面——说是见面也不太准确、


是时,樱井站在大野家的门口,而大野智则是透着猫眼打量着这个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弟弟,和他对话。


“到了大学要加油哦。”大野忍着泣音,却感觉自己的鼻涕已经快从下巴上垂下来了。


“嗯。”


门外的樱井揉着自己新烫不久的长长的小卷发,像个乖巧地小狮子一样点了点头又抬起了眼睛盯着猫眼:“兄さん……你能打开门吗?我想看看我有没有长得超过你啊……”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个啊!”大野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憋得眼泪都差点倒流回去了。


但他还是向前紧贴着门,用微微仰头的角度对上了对方那双璀璨的眼睛,抹了把鼻涕说:


“还没呢。还差得远呢你,再长高点吧。再长高一些,然后再来和我比。”


尽管他明白一旦樱井搬走,这个优秀上进的小弟弟升入大学之后,一定会进入和浑浑噩噩的自己完全不同的世界。


然而门外的樱井只是笑了笑,用当年接下棉花糖时的笑容伴着变声期青涩有低沉的嗓音说了声:




“好,那智君一定要等我哦。”




这样一个分别,又是数年。








8.




不过,谁又能知道生活是如此的戏剧性呢?




当被小混混堵在巷口讨钱的大野智手足无措地说自己真的没带钱时,那个突然从旁边冲过来挡在他面前、染着一头亮眼黄毛的身影无论怎么看都有点眼熟。




“喂、你们,”黄毛的那家伙把大野护在身后,低声嚷了一句。


没等那几个愣住的小混混搭腔,他紧接着气势汹汹地撸起外套的袖子、露出了小臂上结实的肌肉,转而不紧不慢地环视了一圈:


“哪里来的,敢欺负我的人?”




……


等等,这台词是不是有点太耳熟了些?




大野仰头盯着黄毛的后脑勺,长长的金发遮过了对方的脖颈。直到那几个小混混叫骂着跑走时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翔酱?!”




听到呼唤声,金发的青年放下了袖管拍了拍手,挂着比正午的太阳还耀眼几分的笑容转过了身来:


“好久不见了,智。”


“真的是……翔酱啊?”


就着夜晚的路灯,大野望见许久不见的樱井翔那头明晃晃的金发,还有耳上嵌着的闪闪发光的耳钉。若不是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及笑起的一排洁白的牙齿和往日如出一辙,他大概是怎么也不会把面前这个肌肉丰富的修长青年同曾经的小豆丁联系起来。


“智君、变了不少呢。”


“啊……fufufu、翔酱也是啊。”


“嗯……”


樱井的声音果然在成长之后沉下来许多,有些哑哑的,不知怎么的传进大野智的耳朵里就还带了点性感的意味。


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大野的肩膀,樱井翔从上至下把人清清楚楚扫视了一遍,随即弯下腰伏在他耳边轻诉道:


“你看,我已经比智君高这么多了。


    还有——”


我已经能把你好好的抱在怀里了。




然后没等大野的反射弧从地球另一端绕回来,他就被按着后脑勺揽进了对方的怀抱中。




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同时,


他也开始思考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开始认真地吃棉花糖了。






9.




得知樱井不仅打了耳洞还穿了脐钉,则是他们交往之后的事了。


说白了就是,


在床上。




清晨醒来的大野穿着樱井那大了一码的睡衣,晃着遮住半个手的袖子,藉着“查看一下樱井先生此时发育如何”的理由掀开了对方的睡衣、然后就瞥见了腹肌中心镶在肚脐上闪闪发光的脐钉。


“这个绝对很痛吧。”大野轻戳着樱井的脐钉心疼的叹了口气,却在下一秒被刚醒来的恋人拖进了胸口死死揽住。


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樱井犯困地皱着眉把大野圈进怀中,末了又用那头软乎乎地金发蹭了蹭大野的脸,埋在他脖颈中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睁开他那双让大野小哥哥痴迷的眼睛,含情深切的弯起了眼角:


“早啊,智。”


“fufufu、早上好,翔酱。”


大野打量着这张早已蜕变成熟的帅气面庞,胸口满是充实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探出头冲着这个他昔日的邻居家小弟弟饱满的嘴唇“啾”了一口。


被亲的一愣的樱井先是下意识的收紧了手臂,然后回礼似的翻身压上了大野,吻了回去。




被亲的差点喘不过气的时候,大野智才恍然发觉自己早已经不是那个说一不二具有领导力的小哥哥了。眼前这个樱井翔,更不再是那个个子矮矮说话尖细的小豆丁,


他早已成为一个立派的、让他永远难以移开视线的男人了。




哦,也是一个随时就能把他扑倒的男人了。






至于后来大野质问起樱井把自己搞得如此前卫究竟有没有在好好学习时,


后者的回答让大野突然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樱井高深莫测地笑着说:


“我可是有好好读完大学哦,已经差不多确定好职业了,过不久就得把这头发染回去所以趁现在智君就多看会吧!


还有啊,我怎么可能不好好学习呢,毕竟你可是说过的啊——”




——你说,你喜欢那种“学习成绩很好的那种认真的人”嘛。




大野想了想,


细思之后惊得腋下都出了冷汗。




“原来你在那个时候就对我有……啊?你也太早熟了吧?”


“谁叫智君那时候就这么帅气又这么好看……”


“等等还有,我记得我那时候说的是‘学习成绩很好的那种认真的女孩子’吧?!”


“反正管他是不是女孩子,反正现在兄さん你不都是我的了吗。”


望着樱井不满地嘟起嘴的抱怨,大野仔细考虑之后觉得、




他说的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10.




“智带钥匙了吗?”


“没……”


终于回到了家门口,大野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


“在我裤子口袋里,”见状,樱井边解着他红色的围巾边说:“左边,你掏一下吧。”


“嗯,好。”


大野面对着他,把手探进樱井口袋里,在手帕和零钱之间摸索了半天终于探到了钥匙。樱井也趁着他找钥匙的间隙摘下了大野的蓝围巾,下一秒却突然脸色一变喊了声“啊等下、”就按住他的的肩膀。


“翔酱……怎么了?”


“你刚刚……摸到奇怪的地方去了……”


“唉……?”大野拿着钥匙抽出手,皱着脸抬头看向周身氛围突变的自家恋人。


“快开门进去吧。”樱井眼梢红了些,声音更加轻柔许多。然而这在大野的眼里可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不是……翔君,今天回来已经很累了——”


“我说,开门吧。”


樱井越发压低了声音,扶着大野的肩膀把他转了个方向,又伏下身子紧紧贴在他背上。在大野内心警铃大作的时候,樱井执起他拿钥匙的手,把钥匙对准锁孔插了进去。


咔嚓。


房门应声打开。




大野内心叫嚣着,被樱井翔推进了玄关。


在被自己这个一套西装大衣的精英年下恋人堵在墙角拥吻到思绪迷离的时候,脑海里刹那间闪过当年那个跟在他身后口口声声叫着他兄さん的邻家小豆丁弟弟,


果然还是不由得感慨、




翔酱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可爱很Q很听我的话的!






真是世风日下


养你为患啊。








————


END.


————————————








请问哪里有起标题的补习班?


我要去报名!




这篇vv老师点的甜饼小段子被我不小心写成了超长流水账大礼包(。


反正写完了!不甜也算写完了!


等我的雨岚庄!(敲桌子

















































评论(1)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