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山组SO】夏日流水

向苜:

◇现实向延伸


◆1994-2014,时间跨度较大


◇迟到了还得说一句阿智生日快乐!


——————————————————


夏日流水






大野智一直觉得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不能勉强的。


比如当他看着一个绿色的信封放在家里的桌上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的自己却立刻被看起来有些激动的母亲拉住了手。其实时隔很久大野智也不大能想起来那时候母亲和姐姐到底说了什么了,但他看着信封上的来件地址写着“杰尼斯事务所”时心里八成有了底,他突然意识到他可能会有很长的人生。


紧接着10月16日他跟随母亲去了东京,站在陌生的空间里他好像有那么一点意识明白自己可能会变得不同了但看着恍恍惚惚的城市他想的更多的却是他不能勉强。


可能是年幼造成的心理落差也或许带着些莫名其妙的不切实际,当大野智朝外头的母亲挥手道别时他开始认真想起了那种不能勉强或许是对未来某种未知的害怕,他有些害怕自己怎么会变得与自己所想不同。


虽然这种害怕随即被突然别人打断,那个人指着自己对自己看似强硬地说了句话。


那句话后来的大野智有些意外地记不太清了,但此去经年那么些日子他都能清楚记得,与呼唤每一个当时在场的人一样,那个人的强硬里多少有些温柔,不知道自己名字于是只能说了声“You”。


进了事务所以后更是发现了很多不能勉强的事。


比如他时常不能勉强自己不回家,他喜欢打开门的瞬间母亲在厨房制作晚餐的模样让他对每天的生活都保持着某种新鲜感;


比如他无法控制自己青春期里那点常人都有的轻狂,出色的舞蹈轻巧的动作和自由的姿态让他在Jr.里的名气越来越大;


比如他不得不离开家,拿着不多的行李和别人住在一起为了训练为了提高知名度。


虽然那时候并没有完全长大的他不愿意勉强于旁人的胡乱驱使,甚至舞蹈老师要他回家他也能从容不迫转身离开,那些“不能勉强”里透着股温吞但倔强的劲儿让他毫不在意,他觉得别人不能勉强自己的个性就像他不能要求自己的八字眉突然往上翘。


这样不甘于被勉强的人在事务所里交到了朋友,同期的看起来很有个性的人。


和他们的交往并不勉强也不带着这个圈子要有的一点心机,大野智偶尔会觉得没有成年真是件好事,因为在那些任意头发长长身体急速发育又不停认识新朋友接触新事物的他的眼里,青春是足以挥霍的钻石。


而在这些许多个接触的新朋友里,他遇见了樱井翔。


在众多新来的Jr.里小小的模样推着大大的行李箱恰好从自己身旁走过,大野智忍不住回头看,看那个比自己矮了很多的少年眼里有种倔强,那种倔强在他沉默的时刻里能变成叛逆的狮子。


他是在Jr自我介绍时才认识樱井翔的,当然他并没有在那个时候与樱井翔打招呼也没有告诉他自己记得第一天来时的樱井翔。大野智只是以一种稍微怀念的眼神从他身上略过然后转身奔向呼唤他的朋友们。


后来大野智在过几个组合,拼凑在一起的大家以Jr.的身份又相聚在前辈们的舞台上,而那之上众多人中,大野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推着大大的行李箱的樱井翔。


皱着眉跳舞的样子明明很乖巧,眼神里却有种无法言说的凌厉。


能让自己突然笑了。


紧接着那天夜里他被迫和住在同一个房间的朋友玩了些奇怪的游戏,被迫要求去敲隔壁的房门,不甘不愿的大野智问要去哪一个房间啊,朋友笑着没有多想,说就去左边那个房间吧。


那个时候是不知道左边房间住着谁的,参加前辈巡演的Jr众多他无法一一记得名字,所以他只能祈祷不被误会是讨人厌的前辈或后辈,然后期待里面的人没睡。


当樱井翔打开房门的瞬间大野智稍稍停顿了两秒,虽然并不明白那时为什么要停顿,但他却是硬着头皮突然笑起来,在有些没回过神来的后辈面前皱着脸笑着说:“我是婆婆呀!”


“我是爷爷呀!”他的朋友在他身边说。


“老太婆你干嘛!”


“老头儿你干嘛!”


这样莫名其妙的场景大概是个人都会发愣,但令大野智没有想到的是樱井翔立刻回过神接受了这种莫名其妙,并回应似的大笑,让大野智有些意外,而若不是朋友拽了拽他浴衣的袖子,他想他一定会看完樱井翔的笑。


他想他不能勉强。


不能勉强或许自己在后辈心中已经是个奇怪的前辈了。


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事与愿违,总之樱井翔没有。


几年以后当他听见樱井翔在广播里提到那时候的事并笑着说“这个人真的好厉害”的时候大野智觉得自己心跳突然停了半拍,他耳边突然没有了嘈杂的声音只剩下那时已经比他长高不少的樱井翔,终于循序渐进的停驻在他脑海里。


 


后来他们渐渐熟了。


大野智看着这个小小的身影频繁出现在自己身边,呼唤自己从大野さん变成了大野くん再变成智くん,巡演时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里得以无所事事谈天说地,那个看起来小小的人也有很多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道理让他猛地认为说不定他们相隔遥远。


唯一相像只有第一次见到樱井翔那天,他眉眼里的叛逆宣示着他是个孩子却不只是个孩子。


这样的熟悉持续了很久,一直持续到大野智决定动身去往京都。


欢送会似乎永远也办不完,一场场接着来去,举杯很多次说下次见就要很久了,朋友之间互相拍拍肩最后说出来也只有一句“保重”。


最后一次欢送会时大野智坐在角落里,听着要分别的友人们谈论的事就仿佛他们去的不是京都是可能再也不回来的地方,你推我搡像要说尽心里话,但大野智只是坐在角落,偶尔附和着笑笑。


“大野くん……”他听见樱井翔在他身边叫他。


“大野くん多久回来?”


“嗯……”大野智很认真的想着:“大概很快就能回来吧。”


“是吗?”


“也可能很慢。”


“多慢?”


“慢到翔くん身边的朋友我一个也不认识了为止。”


樱井翔愣住了。


其实大野智是不想说最后一句话的,但是他想人生不能勉强的事太多了,他总不能勉强一个后辈等自己,就像在夏日等极光在冬日等艳阳。


所以最后他只是望着樱井翔的发梢,笑着想这个人是不是有些长高了。


确实樱井翔的成长要比大野智的想象快很多。


当他几次出现在京都的房间,自作主张叫过几次客房服务,还没等大野智打趣的抱怨开始就擅自谈起自己和他不见面的这些日子他都做了什么,大野智都在这种独自又安静的聆听里发现了他的成长。


那种成长持续了很久,大野智记得。


在接下来忙忙碌碌的人生和没能特别注意到的樱井翔的改变之中,恍惚之间一下过去几百个日夜等大野智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站在了夏威夷的土地上。


他转过头看另一侧的樱井翔,那个小小的形象还留在自己脑海里但他长高了,比自己高一些。


那样的樱井翔有些陌生,他想起前几个月才和樱井翔一起接受的杂志采访,那个说自己是耀眼存在的可爱后辈突然变成了一个组合的成员,大野智看见了他更加成熟的姿态,离自己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但一个人的成长诚然是不可勉强的,就像大野智不能勉强自己决定留长的头发。


所以当他拿到那张写着大大的“嵐”字的CD,当他发现他们不只是因为排球活动而临时组成的限定组合,当他发觉不常在电视里出现的自己人气并不算高,当他看见排球越过拦网而樱井翔朝他走来,拥抱的力度让自己突然意识到他已然能靠在对方肩膀,当他不甚迷茫。


但也不知道究竟是应经常的成长太迅速还是大野智的迷茫表现得太明显,两人独自在乐屋时他总上前和自己搭话。


“智くん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前辈呢。”


“……”


“我从出道前就一直很憧憬站在Jr前面领舞的智くん,看起来很耀眼哦。”


“怎么突然提这个……”


“所以智くん真的是耀眼的存在呢。”


这是大野智第二次听到这句话,虽然第一次好像就在不久之前,但他没有提醒樱井翔,只是看了他半晌,然后笑了笑。


“我可是逆光而行的哦。”


“怎么总觉得在哪听到过这句话……?”


没有回答樱井翔,大野智坐在乐屋沙发的角落里自顾自开始笑了。


“等等你笑什么啊。”樱井翔的询问从他最后一个发出的音上扬着变成笑声而显得无关紧要,大野智仍然莫名笑着只能摇摇头。


实际上大野智喜欢这样和樱井翔两人的独处,和他在一起就像能回到很多个日夜以前,他们打了一通电话聊无关紧要的故事,故事能延绵一个睡不着的夜晚。


现在大野智觉得他好像回到了那个夜晚,电话那头的人就坐在自己对面,他用不着猜樱井翔此刻是什么表情了,他看着樱井翔。


就像看着光。


 


“为什么要剪掉长发呢。”


樱井翔的手指划过大野智的被剪去很多的头发,口气里有些可惜。


“嗯……为什么呢。”


“什么啊你这是。”


好像已经知道了大野智会以这种打趣的方式回答自己,樱井翔没忍住笑轻轻拍在他肩上。


他没有追问大野智为什么要剪去长发的理由,大野智也不希望他追问,大概是因为彼此明白成长的过程中有种合乎事宜叫做“了解”,而大野智,最被樱井翔了解。


这种了解来自于一种经年累月的观察,而且是大野智没发觉的。


出道以来因为迷茫不知道和樱井翔谈过多少次话,做过许多个梦也有过很多难眠的夜晚,而樱井翔通过这些对话里与大野智深思熟虑组合的未来,也在那种深思熟虑里见到了和以前有些不一样的大野智。


“如果现在想不出来就不要勉强。”


大野智没有反驳,只是犹豫着点了点头。


他想说他不会勉强,但他没有。


等到和樱井翔分开了他回过神了,才猛地想起几年以前那个不会勉强的自己,倔强固执不顾一切,轻易说出要当牛郎的话转而因为特殊的事又草草笑着放弃,不喜欢吃的食物任意搁置一旁。


他想着想着突然笑了。


“这次又是在笑什么?”


听见樱井翔声音的大野智这才反应过来他还在身边,简单说了只是想起过去的自己,大野智准备拉回那个正在和樱井翔讨论的,团队的未来的话题。


“诶……以前的智くん啊……”


但樱井翔怀念似的开了口。


“虽然对有些事很固执,但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是很多人憧憬的对象呢。”


仰着头回忆的他将眼神回到了自己身上。


“那之中也包括我哦。”


一直憧憬着,尊敬着大野智的人里,有樱井翔。


“所以你看,我从以前开始就在智くん身边哦。”


他站起身,坐到了自己身边。


“以后也会在智くん身边的。”


被染成金色的张扬的头发,被灯光照映的左耳的耳钉,被时刻提醒的他的固执叛逆,被他注视着的自己。


大野智将坐在沙发里的自己慢慢缩成一团,笑又不知为何而笑,他想躲避樱井翔的眼神但转头时他还望着自己,仿佛思索很久,他才伸出了手慢慢握住樱井翔的衣襟,埋在他胸口肩膀只抖了几个瞬间。


因为他知道自己再不能执拗如少年。


他得改变。


 


那天在乐屋的事从此以后两人都不曾提起,他们的工作渐渐变得繁多且复杂。


综艺节目定期录制,内容千奇百怪录完一期总让人觉得劳神心疲,樱井翔还有功课要做,大野智拿起画笔的手在空闲时几乎没停过,五个人还得为即将到来的演唱会做准备,鉴于在这个圈子里就必定有巨大的压力他们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要不要放弃就得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而大野智开始变得时常看向那个叛逆的樱井翔。


就像能看到一点点自己叛逆时的影子,他目光总往樱井翔身上去,被发现了就软软一笑而过,当然也有被樱井翔捉个现行然后捏着自己脸问为什么看他的时候,他捏着自己的脸不让自己转移视线,盯得久了自己也就先害羞了,只能故意笑着回答“翔くん真是帅哥啊”这种没头没脑的话。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想对樱井翔撒娇,但他喜欢对方拿自己没辙的样子,就像任由自己在演唱会上牵他的手。


樱井翔还是喜欢对他笑,而且时常一笑起来没完没了,没完没了了就抬起手拍拍他的头,力道里满是温柔,为了感受那样的温柔,大野智永远不躲。


他开始把这样的撒娇说给朋友听,并且总说樱井翔的好。


“就像个大人一样哦,一直都很努力,总能注意到我注意不到的事情,能鼓励所有人,这样的翔くん不是很厉害吗?”


“在你眼里他是这么厉害的人啊?”友人在电话那头说道。


“是哦是哦。”


“嗯,那不知道是不是有樱井さん的功劳,智似乎已经走出迷茫了呢。”


大野智微微愣了一会儿。


“你很喜欢这样的樱井さん吧?”


“嗯,喜欢。”


 


但是是什么样的喜欢呢?大野智没有深究。


也或许是因为明白所以才不想深究。


就像在他挂下和樱井翔的电话,被天神祭拥挤的人群推搡到无法落脚时,他只是停顿着稳了稳身子,经纪人在身边说着真是拥挤,既然他要和樱井翔去喝酒的话不如现在去吧,这样的话的时候,大野智却意外觉得满足。


穿着浴衣跟在恋人身边的少女,被人群声音盖过的蝉鸣,夏日的风吹起来有些燥热,掉在地上的苹果糖被哭泣的孩子捡起,大野智行经在挂起的灯笼与昏黄的灯光前,想着他与樱井翔之间到底有多少距离。他想这九十万人里他站立的地方或许刚才樱井翔来过,这种想法使他漫无目的的游荡都变得有了意义。


“智くん!”所以在他听见樱井翔的声音穿透人群时反而显得有些慌张,甚至以为是幻听,大野智刚准备继续走,就听着接二连三的呼唤。


伴随着急切的“借过”与高声的呼唤自己的名字。


“啊,那不是樱井さん吗?”经纪人在身旁惊讶道。


而那时大野智才转过头去。


去看自己九十万分之一的奇迹。


那张照片被他珍藏了很久,那个故事被他们翻来覆去地阐述,他甚至记得那天夜里樱井翔搭在自己肩上的右手的力度,几秒以后没有星星的夜空里出现了烟火,远远照耀而来,而后樱井翔放下手时他手背恰好碰到大野智手背,他感受到他们指缝间微微摩擦在夏日里骤然升了好几度,却让大野智没有似演唱会上胡闹一般牵手的情绪。


 


很多年后大野智时常想念那个夏日,因为在他仔细想来的很多发生的故事里,夏日里的故事最多。


因为几年后的那个夏日,当他听见主持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当他和一起主演连续剧的伙伴走过那条不长的红毯,当所有报纸杂志如约发行,他被迫站在夏日跟前,被玫瑰刺得遍体鳞伤。


他又想起曾经说的“不能勉强”。那四个字好似咒语让他贪睡在沙发上。


他梦见了满屋子嘲笑他的人。


和不远处站着的樱井翔。


醒来后的大野智跌跌撞撞冲进厕所,胃酸翻涌而上在他呕吐出来的瞬间眼泪跟着生理性作用翻涌。


“你会寂寞的吧?”


他又听见了樱井翔去北京前对自己说的话。


你会寂寞的吧?


你是个很厉害的人哦。


你是耀眼的存在。


你要为我加油哦。


明天我去北海道出差,会给你买回来哦。


你会寂寞的吧?


大野智站了起来,在洗漱台前慢慢洗了把脸,他转身看了看时间,刚才生理性泪水的涌出没有完全消失他抬起手将模糊自己视线的眼泪抹去。


他穿上了那套西服,在盛夏固执的蝉鸣和刺眼的阳光中走出了房门。


他想他不能勉强。


不能勉强别人。


 


和樱井翔的第一次接吻算是阴差阳错使然。


他喝醉了酒,吵着要见樱井翔。


而实际上在此之前,在五人录制完节目的一段无所事事的空白里,大野智第一个走出乐屋,为了去自动贩卖机那买一盒果汁。


但他斟酌很久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买哪一盒,看着果汁盒上的名字,从第一排第一个顺着数到最后一个,结果最后自己不知道买什么,却记得樱井翔好像喜欢这个果汁。


没来由有些欣喜,他想也没想买了五盒,抱在怀里往乐屋走。


“翔ちゃん快说啦!”却在快到乐屋时听见了相叶雅纪的声音。


“你要我说什么啊我还有约得走了!”似乎是相叶因为什么事缠上了樱井翔,虽然说话的声音很大,语气里仍然是他才有的温柔,这场打趣没有人阻止,大野智也在门外不由自主笑了。


他走近门口,准备推开门。


“翔ちゃん你把你女朋友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嘛!”


那句话让大野智顿时动弹不得,他的手还没有伸向门把,门就已经被从内里拉开,樱井翔站在里头,吓一跳似的后退了一步。


“诶智くん。”他还是这样呼唤自己。“我还有事明天见哦。”


说完这句话的樱井翔自顾自走了,大野智甚至来不及将怀里的果汁递给他,也或许他看见了果汁但是相比廉价的饮料,他赴约的那个人或许更重要。


“大ちゃん你看这个人多狡猾!”


“相叶ちゃん!”樱井翔从走出的门口又探回头,说完了这句话就直直走了再没回来。


大野智无法改变。


他深吸一口气把果汁分给了剩下的成员,然后不带一丝留恋的,将剩下两盒果汁扔进了垃圾桶。


而在这些成长了的很多个岁月里,大野智到那一刻才明白,所有事都可以勉强,只有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最勉强不得。


 


两天以后他被邀请去喝酒。


兴许是喝酒的人他都认识,加之前两天樱井翔对自己的刺激于是喝得放纵了些,连他自己在第二天都不记得了,总之前一晚他吵着要见樱井翔。


第二天他醒来时四周是陌生的景象,原本以为又不知道去谁家睡了一晚而慌张起身,却看见了睡在沙发上还踢被子的樱井翔。


“翔くん……”他不由自主小声嘟哝了一句。


但令大野智没想到的是那天樱井翔的睡眠如此浅,那句轻言不知怎地就能唤醒樱井翔,大野智望着他微微皱起眉头然后艰难睁开眼,在看到自己的瞬间立刻站了起来。


“さ……智くん,睡得还好吗?”


大野智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我昨天……很麻烦你吧?不好意思。”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在樱井翔面前这么拘谨,只是那时的大野智确实不太敢看樱井翔的眼,那双眼常能吸引自己,甚至让他不由自主在番组上告白。


有电视媒介与坦诚相对是不一样的,所以大野智更害怕这种什么都无法说出口的面对面,就连在这短暂的沉默里他都能觉得自己高速运转的脑子有些热了。


“嗯,很麻烦哦。”


半晌听到这句话的大野智闭着眼睛,重重叹了口气。


“硬是拽着我的衣袖问我的女朋友是谁,即使我澄清现实也完全不听我说,一到家里来就吵着要喝酒,我说你不能再喝了却被你说我是不是不再关心你了,压着我的头让我把那个比你矮的樱井翔还给你,坐在地上突然站起来说‘翔くん我们去京都吧!’,完全拿你没办法啊……”


大野智觉得有些羞耻,他低着头不敢看樱井翔的眼睛。


“然后到最后还要求我做过分的事……”


“什……什么事?”大野智忐忑的问。


时间间隔大约几秒,但大野智以为有一个世纪,最后他感到樱井翔挪动了脚步于是自己也跟随他抬起目光。


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仅仅只是樱井翔的嘴唇接触到大野智因忐忑而造成的干燥,他闭着眼拥抱着自己,紧接着又在自己终于回过神来准备推开他的瞬间放开了手。


“这种事。”


惊讶地望着樱井翔很久,大野智张了张想说话的嘴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想这件事对于樱井翔来说终究是过分的事,但那时却就是不受控制的一把推开了樱井翔,转身匆匆跑出了房屋。


从那之后,大野智躲着他。


 


在这份躲藏里两个人恪尽职守没有任何一方提起,一如很多年前大野智第一次抓住樱井翔衣襟哭。


这份恪尽职守一守就又是以年计算。


虽然众人面前他们仍然一如往常但是私底下也有互相躲避对方眼神的时刻。


他们像重返青春期的少年,在突如其来摆在他们面前的“喜欢”里都显得不知所措。


这份不知所措在樱井翔打开夏威夷酒店房门看见大野智朝自己走来时被自己硬生生压了下去。


他知道他喝醉了。


喝醉了就意味着说过的话可以忘做过的事可以当做没发生,樱井翔在节目录制后敲响了大野智的房门。


正如自己所想,喝醉了的他才最敢直视自己。


摇摇晃晃打开门,看见自己时软软笑着呼唤“翔くん”,樱井翔没等他回过神就进了他的房间。


“要喝酒吗?”大野智问。


“不,不用了。”


“翔くん想喝我也没有酒~”


樱井翔笑了。


“智くん喜欢夏威夷吗?”


“嗯,喜欢哦。”


“有多喜欢?”


“就像喜欢翔くん一样喜欢。”


沉默了几秒。


樱井翔走到大野智身边,牵住了大野智的手。


时至此时大野智猛然觉得自己的酒醒了一半,他望着他们牵手的姿态,认为这应该被丢弃在2004年那个夏日充满蝉鸣与人声鼎沸的夜晚。


他慌张想说些什么,却被樱井翔打断。


“我也喜欢智くん,”他说:“就像喜欢夏威夷。”


喜欢夏威夷的夏日,棕榈树迎着风摇晃,海浪翻涌上岸润湿海滩,高速公路笔直又漫长,我终于成长拥抱你时能恰好触及我肩膀。


樱井翔紧紧牵住大野智的手。


牵住1999年夏日猝不及防的白昼,牵住2004年夏日偶然相遇的夜晚,牵住陪伴过的很多年里你的迷茫与所有孤单。


“你能不能不要逃?”他问大野智。


感觉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皱着眉的大野智缓缓抬起手,握住了樱井翔的衣襟。


他倒在他的胸口。


转而仰头。


吻住他和他的温柔。


 


他想他果然不能勉强。


不能勉强自己不喜欢樱井翔。




[夏日流水-end-]




——————————————————


题目简单明了


觉得自己写的和流水账似的特别傻


好了别说了我也知道LO主特别傻呜呜呜呜


说不定1.25日你们会看见他的xgg视角篇


当然也得你们不嫌弃  【大哭】


文中有些对话在山组古早档里能找得到,当然不止视频档还有杂志之类的档


希望他们甜一辈子quq!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晚安

评论

热度(237)

  1. Satoshi家的鱼向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