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山组SO】星辰旅行者

我山真的超甜的

向苜:

◇现实向


◆从相遇-2014年


◇可做独立篇章看也可先看《夏日流水》


◆樱井翔生日快乐


——————————————————


星辰旅行者


 


“你能不能不要逃”这句话,第一次出现大概是1995年樱井翔拿到一个不大信封时一闪而过的想法。


那时候他站在自己房间里,靠着书桌一遍又一遍通读信件内容,屋外恰好跑过与他同年龄却可以肆意奔跑的人,追逐打闹中伴随着他那一点激动紧张心情的,还有那些同龄人突如其来的:“你能不能不要逃。”


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奔跑而过的同龄人,然后下定决心似的拿上了信件,走到客厅里,毅然决然将手中的信纸递给父母。


自己决定的事就不能逃避,自己要做的事就一定努力。


这是在说服父母之后告诉自己的话,然后带着些以表决心和叛逆他找出了家里最大的旅行箱,放在地上认真收拾衣物,不像是准备成为另一个自己,倒更像拥有一场盛大的旅行,他气焰好似要周游世界。


等到东西挑挑拣拣,和朋友老师一一交代,认真检查一遍又一遍后才终于关上行李箱,小小的身子推起大大的行李箱,走到家门口和平常似的说“我出门了!”平常似的关门,沉沉呼出一口气时才有了些犹豫。


那犹豫是跟着呼出的气一起出现的,尚未成年的樱井翔一边思考这种做法是否正确,一边想那个地方是否适合自己。


但转身时那扇门被自己关上,且还在叛逆时期总归让人拉不下面子再次推开大门,就连看别人的脸色都是难熬的,于是半带着强迫半有着鼓励他还是拉起了行李箱往世界外走。


即使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


但相比于那时懵懂入世的不确定,樱井翔较于其他人在走进那扇门时倒显得自信从容。


推着大大的行李箱,恰巧有人上前询问就暂时结个伴往里走,但是毕竟是只认识第一天,多少话都是说不进心里的,于是他们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一边看着身边走过较早入社的前辈。


然后他看见了大野智。


被别人呼唤着,从自己身边穿行而过。


那是怎样才能记得樱井翔并不是特别了解,很多年后他只是记得甄选时抬眼就看见了没注意到小小的自己的大野智,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能和这个人度过漫长十多年日夜,因为他只记得大野智突然出现。


出现在行李箱旁,出现在舞蹈教室里,出现在他身前,被社长正正经经告诉自己,要自己站在他身后跟着他跳舞。


“不要勉强哦。”这样站在自己面前的他转过头来对自己说。


温柔的鼓励似的告诉第一次跳舞的自己不用勉强,后来那句话成了多年以来樱井翔不用逃跑的契机,因为前面有大野智,由他来带领就不用勉强就足以安心。


没想到跟在他身后跳舞一跟就是几百个日夜,大野智前往京都那天猛然面对少了许多人的教室他也只有默默回到房间,告诉自己不要逃。


也好在他并没逃。


不逃就有机会出现在京都大野智的房间里,肆无忌惮点着客房服务,明知第二天还有演出却仍然促膝长谈。


接着在这份谈论里交流的话题越多越是对对方了解,樱井翔从那些谈话里听出了大野智略微的无奈和不知所措,只是他从来不告诉自己他的不知所措,樱井翔能做的只有短暂的陪伴,陪伴至深夜他们安然入睡。


回到东京后还留在京都的大野智开始连日忙碌以至于樱井翔遍寻不着。


拨通的电话永远只有无尽的忙音转入语音留言,想要聊天说话的热情被对头的女声消磨殆尽,只有偶尔问起对方是否还好能在第二天一早起床接到一通一分钟不到的电话。


“我还好,翔くん也要加油啊。”然后匆匆告别走上舞台。


电话里显露的声音一次比一次疲惫,直到某天早晨接到他的电话,没有前辈的样子不似平日的玩笑,他只在对头叹一口气,小声说着“好累啊。”


樱井翔听见那句劳累反而只剩下沉默了,拿着电话僵持了一会儿待到对面说要离开了又一如往常匆匆挂断电话。


接连的忙音让樱井翔暂时来不及说“再见”,他挂上电话听筒想了很久又犹犹豫豫拿起来。


虽然他知道对面一定不会有人。


但他拨通了熟悉的号码,等待不长时间的接通声,直到女声响起转入语音留言,他深吸了一口气。


“智くん……”他犹豫地说。


“你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你能不能不要逃。


樱井翔觉得自己不能对他这样说。


他从来没有逃。


那些只是迷茫是懵懂是没日没夜的劳累是自己多余的挂念。


樱井翔挂了电话,不得已只有攥紧了衣袖。


接着晚上快要入睡时接到了找自己的电话。


“翔くん!”声音里没有了疲惫,取而代之是软软的笑声,樱井翔松了口气。


“智くん。”


“太好了……听到翔くん的声音一定能睡得很好。”


“有这种事吗?”


“嗯,因为翔くん很让我安心啊。”


“诶……”


“要是能一直这么安心就好了。”


樱井翔笑着没说话。


“要是能一直听见翔くん的声音就好了。”


到底哪边才是让人安心的人呢。樱井翔想。


于是不由自主想起跑去京都他身边的短暂的日夜,即使第二天忙碌异常即使两人坚持促膝长谈他也等自己先安睡,然后等第二日起来发现他睡在自己身边,才最让人安心。


 


只是令樱井翔没有想到的是,这份安定一维持就持续了很多年。


当夏威夷的高速公路沾满腾腾热气,热浪排开街道两侧窜入草丛,笔直公路尽头全是未知,他看着大野智走在斜侧方,常年温热气息萦萦绕绕,身后跟随他们的摄影师突然叫停。


“坐在公路上拍一张照片吧。”那个人这样说。


于是原本在自己前方的大野智骤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往自己身侧走,樱井翔停顿一秒正好眼神略过他皱起的眉眼。


不要逃这句话说不出口。


因为即使就连自己也想过退出,这句话应当先对自己说。


所以那天他没有站在大野智身边,行船之上相隔几人他看着更靠近海洋的大野智。


明白他与自己仍然相隔遥远。


晚上回到酒店不见大野智,百无聊赖在屋外散步恰好看见站在能看见海的一侧的酒店出口想见的人就在那儿,樱井翔跑了过去。


“智くん!”


被呼唤的人转过身来。


“翔くん……”然后笑着回应道。


跑到大野智身边站着,平时说不完的话一时间不知从何开头,索性留下海浪声此起彼伏在两人间挂留着,只是樱井翔不时用余光看着大野智。


直到听见他长长呼出一口气。


“是嵐呢。”接着这么说道。


“……嗯。”


“以后就是嵐了呢。”


“所以会一起加油吧?”他问,转头看着大野智。


“会一起维持下去的吧?”


就像维持两个人在身边的安心,维持即使沉默也不尴尬的无言。也维持樱井翔曾坚定告诉过自己的不要逃。


大野智明了似的点头,终于是在连日迷茫中笑了。


 


很久以后也没有改变,因为看到那样的笑就希望能看到他永远对自己这样笑的决心。


所以当对万千世界不甚了解,对行业规则懵懵懂懂的他们突然上路,当行程总是手忙脚乱,当完全不知道什么样的前行才是正确什么样才是错误,当被人嘲讽被人玩笑被人否定。


樱井翔永远能想起走出家门的那一天。然后站起来,然后努力朝前走,将嘲讽玩笑嚼碎了吞咽下肚将否定当做肯定。


就像第一天。他想。


站在世界前站在众人前他还是那个自信的樱井翔,为了自己为了别人而努力。


只是他忽略了越是逞强越容易迷茫。


不想被别人发现这样的迷茫于是众人面前依然如故,只是樱井翔忽略了对自己不甚了解的大野智,在很多个放空发呆被他发现的时刻已经来不及伪装只有微笑时,他知道大野智一定明白自己。


于是几天以后等到成员一一离开乐屋只剩下他和大野智,他提起包准备向大野智道别时却看到对方在乐屋沙发上睡着了。


有些无奈只好上前摇了摇大野智的身子。


“智くん……可以回家了哦。”


迷迷糊糊的大野智翻了个身,然后在朦胧中睁开眼。


“啊……翔くん……”


像是小猫看见了回家的主人,他一边笑着一边朝自己伸出双手,好像需要一个拥抱。


而那时樱井翔鬼使神差就握住了大野智的手,然后更靠近一点抱住他终于比自己瘦小的身体坐起。


“翔くん还是和以前一样令人安心呢。”


“嗯?”


“这么努力真帅啊……”


“什么啊……”


“所以翔くん休息一下也没关系。”


“……”


“大家一起来维持的事情,翔くん即使休息一下也能让人信任你。”


大野智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睡得有些乱了的头发。


那时的樱井翔突然发现自己较于大野智长高了那么多,他们像交换了位子,樱井翔不由自主摸摸自己耳朵时摸到了耳钉,而他骤然在自己面前变得有些小小的,像是能轻而易举抱起。


也许是大野智太了解自己,刚想完拥抱的樱井翔看见大野智伸出了双手,因为身高原因太高了手臂。


他抱住了自己。


“翔くん休息一下也没关系哦。”


因为我在嘛。


那句话终于让樱井翔卸下所有重量。


挺直的背终于在那个温柔缓慢的拥抱里放松,他额头靠在大野智肩膀,双手绕过对方纤细腰肢将他更加拉向自己,他终于肯在日日夜夜精神的紧绷里好好叹一口气。


告诉自己再也不用逃。


 


“虽然怎么交上朋友的不是很记得了,但大野智是怎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却记得一清二楚呢。”


突如其来。


跳舞的身姿映在眼里,曾经骄傲轻狂出现在脑海里,说过的话都是回忆,到过的地方谈论的事物通过的电话,靠近海的身影走在前方的道路剪短的长发纠结与迷茫。


樱井翔看着大野智看着自己成长。


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走出门外被人呼唤的大野智明眸善睐。


这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大野智。


这就是他的大野智。


 


于是偶尔回到家与朋友邀约话题里总是偶尔带着那个人的身影,在家人面前夸耀对方似乎也成了常事,广播里杂志上笑着说大野智真是个厉害的人,屏幕前乐屋中只是对视就能互相笑起来。


“这个状态……就像恋爱了一样……”也被朋友这样调侃过,在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突然想起大野智所以笑了的情况下。


“是啊樱井くん最近不知道一直在笑什么……”


“这个行业很好吧一定是遇到喜欢的人了?”


“你们都在讲些什么!”


虽然挨个给予爆栗,但他忍不住仔细回想所有大野智存在的日夜和那个拥抱的温度。


自己最被他了解就更渴望他更了解自己。


“……所以想哪怕只有一次,要是那个人能属于自己就好了。”


虽然敢于直言不讳却也在私底下被成员调侃,类似于“翔ちゃん真可怕”或者“真担心大野さん”之类的话。


“但是我已经属于过翔くん很多次了啊。”


结果当事人却无所事事地回答。


并且在那之后,抬起头看向自己。


那时的樱井翔才明白大野智句子里的意思。


逐渐成长的身高终于追上他,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跟在大野智身后的小小的樱井翔变得独当一面,只是大野智的年少轻狂还留在他脑海里,以至于当他将头发染色将叛逆显现站在大野智身前低头看剪去长发又温柔了眉眼的大野智时他还是最喜欢和大野智通电话的夜晚,那个时候他属于自己。


也只属于自己。


而那份属于里,包含着只有樱井翔才了解的,喜欢的意味。


 


当然这份意味无法告诉大野智。


只是相较于以前更加关心大野智的动态,而这份关心又无法表现得比过去还要明显。


好歹也是成熟大人,成了年更要懂得分寸,樱井翔只有在这样的难熬里坚持,却又比任何人都明白他不能告白。


所以当夏天来临他总有些意外的烦闷。


那烦闷在天神祭嘈杂九十万人中延续。


他看着大野智挂断的电话,揉揉头发在人群中四处张望,虽然约好了天神祭结束就去喝酒,但挂断电话后的想要相见的心情却更加强烈,于是九十万人的人声鼎沸都当做忽略变得让人不想在意,他只是坚持着他的张望。


“虽然人很多,但是还是能听见蝉鸣呢。”无意间听见身边情侣走过时的对话,樱井翔朝发出声音的人的方向看去。


也就是在那时,他第一次听见了被人声覆盖过的夏季无休无止的蝉鸣。


而蝉鸣伴随突然闯入眼里的大野智愈发明显。


“不好意思请让一让……”


他抬起了脚步。


“智くん!”


朝大野智的方向而去。


并不是因为听见蝉鸣才意识到这是夏日,而是大野智可以让自己的夏日无尽延续,在未来每一个夏日告诉所有人他和大野智拥有那么多夏日,而那么多夏日里只有一个夏日。


那个夏日拥挤着九十万人,而奇迹的不是在九十万人里相遇了,奇迹的是和这个人相遇了。


而这个人,就是他的奇迹。


虽然那天樱井翔还是逃了。


在毅然决然揽过他肩膀,在拍下了可以永远珍藏的照片之后,骤然升空的烟火照亮了大野智的眉眼,他垂下的手背靠在自己手旁,烟火迸裂的声音迎着人们的惊叹声,只有樱井翔深深吸着气。


那只手甚至抬不起分毫,夏日敞亮的街道里只有他们的手在暗处。


“真好……”大野智在身边突然说道。


“能和翔くん在一个组合里真好。”


那句话把樱井翔拉回了现实。


成员和身份让他猛地明白自己的不切实际会造成他人的困扰。


于是那天樱井翔终于逃了。


他放松了自己的肩膀和往常一样,决定由大野智延续自己的夏日,并决定永远不告诉他自己的夏日由他支撑。


 


这份无休无止的夏日延续了很多年,樱井翔总觉得目光所及凡是大野智出现的地方总能听见蝉鸣。


蝉鸣,海洋,无云晴日,和没有星辰的夜晚。


樱井翔记得那年夏天的大野智就生活在没有星辰的夜晚。


他看着电视里身着西装的大野智穿梭过最黯淡的白昼,经过最隐蔽的树荫,突然消瘦得出现棱角的脸。他知道他在忍。


铺天盖地的针都只扎向他他还得一根根自己拔出来,樱井翔看着这个曾经转过身来告诉自己不要勉强的人。


剪短又留长的头发,当年轻狂在他身上消失殆尽他攥着自己的衣袖渴望多覆盖一些自己的内心,那梦里嘲笑他的人具象在他耳边,只剩樱井翔远远站着他看着自己。


去北京之前还是打了通电话给大野智。


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疲惫的声音正好敲击在樱井翔心上,他拿着电话愣神很久,才迢迢说出一句:


“你会寂寞的吧?”


那头的大野智突然没了声音,许久后樱井翔才听见对方重重呼出一口气,那口气里不停颤抖,颤抖后又是沉默,沉默后才缓缓吐出一声“嗯”。


一声带着浓重鼻音,不知所措的“嗯”。


他会寂寞。会因为让他安心的人不在身边感到寂寞,会因为世界变幻莫测感到寂寞,会因为自己嚼碎了玻璃吞咽下肚感到寂寞。


却也会因为这些寂寞努力站起。


当年最不勉强的人最隐忍勉强,当年给自己拥抱安慰自己的人最需要拥抱,当年说要维持下去的人可能总有一天天各一方。


但无论以后是否天各一方现在他需要自己,所以樱井翔也会寂寞。


 


当然最大的寂寞是根本不能说的感情。


他曾听大野智和二宫和也谈论别人结婚时的场景,聊着聊着就变成了两个人未来结婚的模样,那时的樱井翔坐在沙发角落里一言不发。


那些谈论的场合中,长长的红毯,新娘豪华的婚纱,一定会哭的父母好似电影鲜明出现在樱井翔眼前。


“你们四个一定要作为特别嘉宾到场,然后要隆重介绍。”


他忍不住抬起头看着大野智。


不属于自己的大野智。


“这位是樱井翔,”他装模作样说着,然后站在自己身边:“和我认识的时间最长在一起的时间也最长,是令我安心的存在,所以如果没有翔くん我一定会一直迷茫的……翔くん大好き!”


“喂等等新娘就在旁边你就这么给别人告白吗?!”


这句调侃在引得其他人都笑出来的同时只有樱井翔沉默着。


他皱着眉头望着离开他身边的大野智,他握紧了手让自己别去拉住他,他只是想,大野智的婚礼他一定会去,他会亲眼看着大野智握紧别人的手,他会违心送上祝福,他会在去婚礼之前和婚礼结束之后抹一把眼泪。


但倘若大野智真的站在自己身边这样介绍自己,他也一定会抢过话筒说:“我也是。”


我也是,智くん大好き。


 


紧接着几天后的夜里樱井翔接到了一通电话。


大野智的手机号码,却是从未听过的男人的声音,而那些男人的声音中又有着大野智含糊不清的口气。


樱井翔有些慌张,连着呼唤了好几个大野智的名字。


虽然立刻就清楚了是大野智喝醉了说要见自己,樱井翔一边说马上到一边毫不停留地关上了房门。


见到大野智的瞬间笑着扑向自己,满身的酒味儿证实他确实已经喝醉了,向一同喝酒的人道歉之后搂着大野智的腰离开现场,这感觉反而让樱井翔好受。感觉他依赖自己一样令人好受。


所以把他带回自己家算是一点小私心,但是原本在车上睡得好好的大野智突然缠住樱井翔,醉醺醺耷拉着眉毛,眼里似有泪光似的问他女朋友到底是谁。


这一问反倒把樱井翔难住了。


虽然绯闻偶有传出成员间互相开开玩笑也是常事,可是这么一本正经像要哭了似的问自己樱井翔也只能莫名其妙。


“翔くん的女朋友是谁!”


“我没有女朋友哦,但是有喜欢的人。”


对方的眉毛似乎更加低了。


“谁?”


“……大野智。”


听到这个名字的当事人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眼睛里好像有了眼泪。


“骗人。”他说。


“诶我没有骗人啊。”


“因为我喜欢的那个人的名字……”


“谁?”


“我喜欢的那个人的名字是樱井翔啊……”


说完这句话就沉沉睡去的大野智永远无法知道那之后樱井翔的神情了,呆愣愣与熟睡的人僵持很久,直到视线模糊他看见水滴落在大野智衣襟,他抹去不多的眼泪后深吸一口气。


因为那是他第一次这样明白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是什么样的意义,就好像长途跋涉的旅行他快要走到星辰上去了,星辰突然告诉自己说我落到你身边吧这样我们就近了。


隔山隔海樱井翔终于看到船只,载着他靠近了大野智。


可惜的是宿醉总是记不得前一天夜里说了什么,他看着焦急道歉的大野智决定提醒大野智和自己相同的感情。


“你昨天很麻烦哦。”


大野智叹了口气。


“硬是拽着我的衣袖问我的女朋友是谁,即使我澄清现实也完全不听我说,一到家里来就吵着要喝酒,我说你不能再喝了却被你说我是不是不再关心你了,压着我的头让我把那个比你矮的樱井翔还给你,坐在地上突然站起来说‘翔くん我们去京都吧!’,完全拿你没办法啊……”


他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眼睛。


“到最后还要求我做过分的事。”


“什……什么?”


那是樱井翔第一次吻大野智。


两个人的嘴唇都有些紧张的干燥,在不长时间的触碰与力道适度的拥抱束缚里樱井翔持续了很久才放开手。


“这样的事。”


只是多余的玩笑似乎惊吓到了对方,大野智眼神里有些羞耻和不知所措,最后一把推开自己跑出了家门。


而樱井翔也是从那时起开始不再惧怕。


因为他知道了他们心意相通。


 


从那以后樱井翔放任大野智逃离自己。


虽然平日工作需要时有合作,但那份合作的私底下各自明白都带了私心,私心里的东西名为喜欢,是需要樱井翔牵住大野智手时一定不会磨蹭的下定决心。


这一躲闪闪现现就是几年。


当樱井翔重新站在夏威夷的土地上,当他走出房门看见大野智面朝大海,他又忽的想起十五年前的夜晚。


“智くん……”他呼唤道。


被呼唤的人明显僵持了会儿,等到慢慢转过头来,红肿的眼睛始终掩盖不了刚才还在哭泣的事实。


“翔くん。”


所有的一切都如约而至。


夏威夷的晴日,此起彼伏的海浪,渡口的大野智。


但是这份如约而至让他走了十五年,是一晃神也是漫长长河。


又要哭了。他看着大野智皱起的眉头,却没来由一阵鼻酸。


他走近了大野智。


然后拥抱住他。


“你能回答我昨天的问题吗?”樱井翔问。


“我喝醉了……有点不太记得……”


“诶……”虽然是可惜的声音但樱井翔却满脸的“我就知道”。


“昨天你喝醉了要来见我,但是当时是夜会的录制,松本就先带你回去了。”


大野智低着头。


“然后我去了你的房间,问你喜欢夏威夷吗?”


“喜欢……”


“有多喜欢……”


“就像喜欢翔くん一样的喜欢。”


“我也是,像喜欢智くん一样喜欢。”


喜欢空气常年温热的小岛,几万里无云晴日,白昼较于黑夜长,星辰永远在苍穹上。


曾经推着行李箱拿着信封走入未知世界的人诚然长大,喜欢上让他们莫名其妙的夏威夷,大阪九十万人天神祭,和这之中都存在的对方。


大野智伸出手回抱住樱井翔。


“我不逃了。”


 


在这场无休无止的夏日里。


绝对不再逃了。


 


[星辰旅行者-end-]


——————————————————


LO主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


我最帅气的xgg生日快乐w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晚安(づ ̄3 ̄)づ╭❤~

评论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