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吉榎】猫咪

-缺-:

过年卖个萌


写得太快,等我看完春晚吐槽大会再来改吼


先来拜个年呀






----------------------------








1.


“你说,猫咪喜欢什么?“


自己那个恐怖的家庭教师也有很亲民的时候,比如像现在这样躺在自己乱七八糟的床上,双臂抬高把手机举在面前,一脸傻笑地问了一个有点白痴的问题。


“要看什么猫吧?”


“恩——”吉本荒野盯着手机屏幕比划起来,“那种啊,很普通的田园猫。金橘色的,很小一只,可以捏在手上,眼睛很圆但是不怎么睁开,耳朵也是经常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感觉是小奶猫吧,但是早就过了奶猫的体型了,让人想给他套一个带铃铛的项圈……”


“打住啊打住,”学生惊讶的看着他,“你要对别人家的猫干什么?”


“怎么就是别人家的猫了?还‘干什么’,听上去我对他图谋不轨了一样。”


可是你的描述听上去就很图谋不轨啊。


 


所以说猫咪到底喜欢什么啊。


吉本荒野盯着屏幕上的榎本径,眯着眼笑出了声。真可爱。


 


 


 


 


2.


不管你信不信吧,吉本荒野头一次看见榎本径的时候被吓了个踉跄——他分明就看见有一对金橘色的耳朵支棱在他的发旋儿两边,藏在深棕色的头发中间。虽然开锁的过程中对方看上去平静又沉稳,可是那对耳朵到底还是出卖了他,一直小幅度地发着抖,内耳侧那一撮细软的白色绒毛都被死死地压在头顶,摆明了心头烦躁得很。他也有尾巴,尾巴倒是收敛,靠着腰线贴在他的制服外套上,老实地没有动弹。


终于打开锁的时候,那对儿不安分的耳朵比锁的一声“咔哒”还快,抢先兴奋地在他脑袋顶上翘了起来,随即又愉悦地轻轻翻动了几下才作罢。


 


关键是这些异样可爱的身体部件儿,好像还真只有吉本荒野能看见。


 


每个人设都要点亮一两个萌点才能深入人心。吉本荒野有个萌点,他喜欢猫。


猫多好啊。分明是假装高冷的动物,然而又掩饰不住尾巴和耳朵的情绪。眨眼睛吐舌头的天赋技能反正天生卖得一手好萌。虽然大多数算不上“听话乖巧”,但是气急败坏龇着并不尖利的奶牙,想要威胁你的傲娇模样,一箭射穿你的心。


 


 


 


“阿径生气了。”


“我没有。”


“明明就生气了吧?”


“我没有。”


榎本径的语气纹丝不动,即便吉本荒野在身后穷追不舍,也一点都没有改变他走路的速度。


“生气了吧,我看出来了哦。”


好可爱啊。吉本看着猫儿几乎要甩到自己脸上的尾巴和警惕地竖立的耳朵,那点儿愤愤的小情绪一览无余。榎本径无可奈何眨着眼睛的模样,让他只觉得猫咪尾巴尖儿的绒毛挠了他的下巴,让他从心头一阵酥软。


 


“我没有。”


吉本荒野两步贴到榎本径旁边,“没有的话我就要亲你咯?”


出口是问句,他却丁点儿没有给榎本径回答的时间,飞快掐着他的脸颊把嘴唇印了过去。榎本径的舌头也跟猫咪一样又湿又软,在惊慌的躲闪中无意识的舔上吉本荒野的嘴唇。那点儿小倒刺的粗糙感让吉本忍不住使坏的勾住他的舌尖,扣住他的后颈把距离贴得更近。


直到气急败坏的榎本径踩着他的鞋子把他的肩膀推开,“吉本老师,你在干什么?”


 


这下那种被捉住了尾巴的气恼终于无处遁藏,锁匠的耳尖儿通红,尾巴不安又暴躁地在身后大幅度摇晃。他像是真的要把小虎牙给呲出来那样,拿牙齿抿咬着嘴唇,抬头看到吉本荒野已经将手机摄像头凑到了他面前,


“这样的表情很犯规啊,阿径——”


 


榎本径恐怕是真的气急了。薄薄的粉红色很快漫上脸颊,他张嘴想说什么,却半天没开得了口,眼珠子不安地转动最后瞪住了吉本荒野,僵持几秒之后,竟然就这样细细软软从喉咙里咕噜出一声轻飘飘的“喵呜”……


 


 


每个人设都要有几个萌点才能深入人心。而榎本径,全身上下都是萌点。


 


 


 


 


3.


“猫咪真难相处啊。”


“那是肯定啊。”学生捉住难得的机会调侃他的变态老师,“怎么,被你心心念念的小橘猫挫伤了?”


“哎,不至于。不过他可凶。”


“那你得打狂犬疫苗了。”


“那倒不用,亏得他不会真抓我。不过会咬人。”


“咬了不也一样该打针嘛。”


吉本荒野吐吐舌头,舔了一圈舌尖儿上的牙印,心情愉悦地想:这不刚被咬了一口吗。


 


 


猫咪是很难养熟的动物,情绪也时好时坏,想示个好都得占个卜算个卦看好黄历找个良辰吉日。


 


“吉本桑你真的很烦。”


“我是真的喜欢阿径嘛。”


“如果你的喜欢是指接连五天都掰断了自己的钥匙捣坏了自家的锁,浪费着东京安保公司的人力物力不停地让我过来维修你残破不堪命运悲惨的大门的话,”他顿了顿,“我真是感激不尽。”


“今天阿径不开心?”


“托吉本桑的福。”


骗人。吉本荒野看见他金橘色的耳朵向后绕了小半圈,忍不住发笑,什么嘛,心情好得很。


“给阿径的礼物,”他郑重其事地从他的挎包里摸出了一个深色的小盒子,“费尽功夫才找到的哦。”他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找到那么把锁,想逗这只猫开心还真不容易。


榎本径突然开始摇晃的尾巴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


“喜欢吗?”


“……”尾巴猛摇。


“不回答就是不喜欢咯?”他做出假惺惺的难受的表情。


“……”尾巴继续摇。


“那,不如还给我吧,我再去找其他的东西送你?”


那条兴奋的尾巴猛然僵直了,耷拉着的耳朵却立刻惊慌失措地竖了起来。


吉本荒野撅起嘴,作势要把盒子和锁都收起来,满脸懊恼。


“……喜欢。”奶猫儿样细小的声音让吉本心情大好。


“嗯?”


橘黄色的尾巴在榎本径腰腹的高度局促地晃荡,他低着头,那副稍微有些大的黑框眼镜把他的脸衬得又小了一圈儿。


“喜欢,吉本桑的礼物。”


这句话艰难的从他的喉咙里咕噜出来,他试探性地抬起眼睛瞅了一眼吉本荒野,更要命的是这人还无意识地抿了抿嘴,露出一点粉红色的舌头。


 


……这种精明的天真就是浑然天成的诱惑。


 


吉本荒野二话不说就咬上了榎本径的嘴唇,含糊地耍赖皮,“那就要表示感谢啊榎本桑……”


 


 


 


 


4.


“松手啦径酱……”


榎本径丝毫不听使唤,眼睛都没睁,手尾并用,看上去软趴趴地黏在吉本荒野身上,实则死死地困住了他,不让他从床上起来。


“我要给你倒牛奶啊,让我起来吧……”


猫尾巴在他光裸的大腿后不满地拍了拍床,又软软地贴上吉本荒野的手腕。


“……不要走,暖和。”


你不把被子蹬开的话也挺暖和的。吉本捏了捏迷糊的人的鼻子,那人却依着他的手掌打了个小喷嚏。于是吉本荒野只好把被子往他身上一扯,转手搂着他的腰摔回床上。别人的猫都是大清早一屁股坐主子脸上催人起床,自家这只倒是反常地爱赖床,连喵带呜,怎么都不肯起。


不起就不起吧,可爱也能当饭吃。


 


 


“虽然不好养熟,但是养熟了就会很亲近的啊。”


“所以你是已经成功诱拐了你的小橘猫咯?”


吉本荒野不太喜欢学生用诱拐这个贬义十足的词,但是“你的”这个前缀又让他心情很好,于是难得没有对学生恶语相向,“是啊,真的太可爱了。”


“诶。哪天也让我看一眼嘛。”


“不行哦。”


“吉本荒野小气鬼……”


“不行的。”吉本荒野笑着转着手上带铃铛的项圈,清脆的敲击声让他非常愉悦,“径酱可是我一个人的猫咪哦。”


 


 


 


--------------------------------小后续


 


 


“你这两天怎么了啊,闷闷不乐的。”学生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猫丢了。”吉本荒野心不在焉地翻着他的作业册,随手画了两个红圈儿。


“你的宝贝儿小橘猫?那还不找去?”


“他忙着闹脾气呢,这两天不回家罢了。过两天就消停了。”


学生腹诽,你那猫都要成精了,三天两头闹脾气。


 


榎本径倒不是真闹脾气。最近因为频频的密室案件他确实没什么时间回家,基本上赖在了自己的地下室对着一堆模型冥思苦想。人一专注起来,也没空去安抚那个不分春夏秋冬发情的粘人大型犬。也不知道闹脾气的是哪一个。


“阿径,”吉本荒野没骨头似的靠在地下室门口,拖长了声音喊他的名字,“再不回家我就要饿死了哦。”


“有手,自己做。”


“小吉本荒野要饿死了。”


“……”榎本径终于肯扭头看他一眼。


 


都快滑下地的吉本荒野无精打采地垂着尾巴,那对精神抖擞的狗耳朵现在也软在他的发顶,大眼睛一眨,这只犬类全然一副无辜又可怜的面孔,呜咽声都要从喉咙里溢出来了。


榎本径喉咙一滞,竟然有点被这个场景戳中萌点。


算了算了……虽然知道眼前这只楚楚可怜的动物实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尾巴狼,榎本径还是一个心软向他走过去。


还没走到人面前,他就被挑着领口的扣子拉了过去,转眼就被吉本荒野封了嘴。他佯怒,不满地狠狠咬了一口他的嘴唇,却看到那对狗耳朵更加欢快的竖了起来。


 


服了他了。


 


 


 


 


-------------------------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