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舞驾】小动物

好可爱的一家人

FlAG菌:

*如题


  舞驾设定


  无脑的日常


*无cp


*瞎编为主




大家鸡年快乐!


鸡年第一天来喝碗毫无逻辑的热白开水吧




————————————






1.






“要不要在家里养只猫?”




这个主意,最先是被坐在被炉桌前、看着电视里的小奶猫喵喵叫萌到心都化了的舞驾一郎提出来的。






2.




闻言,


旁边沙发上看报纸的吃年糕的打游戏的剥蜜柑的四个弟弟不约而同地面面相觑。




伴随着二郎四郎和五郎“为什么是猫?”“很费钱的吧。”“不要,会被讨厌。”井然有序的依次回答、三郎那声嘹亮明快的“好啊!”便显得尤为无力。




“唔、小猫很可爱嘛。”


一郎撅着嘴从被炉探出了些身子,又有些慵懒地趴在了桌上小声嘟囔着:“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敬谢不敏。”


抱着游戏机的四郎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撇撇嘴答道。


“是啊,”二郎毫不犹豫地跟着点了点头:“家里有兄さん这只小猫、就已经足够我们养的了。”




还没等一郎好好消化弟弟话中的含义,五郎就苦笑着把剥好的橘子放到了他的面前:


“养猫NG哦。”






“呜——可恶。”一郎愤愤地把头埋进手臂里。






可见今天的舞驾一郎在家里仍旧没有什么发言权。






3.




“那……不考虑一下其它什么动物吗?”


看着大哥失落的背影,舞驾三郎不由得提高嗓音问道。


果不其然看到趴着的一郎像是竖起了无形的耳朵一样僵直了背、悄然等着弟弟们接下来的回答。




“那三郎说说有什么可养的嘛。”四郎望着他眯起了眼睛。


三郎绞尽脑汁想了想,转眼瞥见自家大哥的背影时立刻有了结论:




“金……金枪鱼?”




……




舞驾四郎白眼一翻差点把游戏机摔出去:


“拜托醒醒,我们家又不是住在海底!你当你是海绵宝宝吗?!”






4.




全程偷听着的一郎失落地动了动耳朵,


小猫背瞬间驼得更厉害了。






5.




“不然你们说还能养什么啊?”


立刻被驳回的三郎又看到自家的大哥情绪快要down到了冰点,立刻反问回去。




“非要养的话,小一点的东西比较好吧?毕竟我们家也不算大。”


最先松懈的意外的是超不受动物喜欢、手臂上被邻居家的猫抓花的痕迹还没完全恢复的五郎。


五郎放下蜜柑擦了擦手,掏出了手机:“我查查看啊——”


“嗯嗯!”


三郎立刻凑了上去,二郎也识相地放下了报纸。




“啊,有了。”


五郎晃了晃手机,把屏幕上的图片展示给旁边几个哥哥:


“这个,巴西蜘——”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手机拿远点!”




五郎的“蛛”字还没从嘴里蹦出来,二郎就差点把他的手机扔出去了。




“呃……”




看着二郎闭着眼睛攥紧拳头瑟瑟发抖着往后缩的样子,五郎和对面看戏的四郎互换了个坚定的眼神,压抑着嘴边的笑容默默地翻起了下一张图:


“二郎哥你看,这个小蜘蛛几条腿毛绒绒颜色还这么优雅多可爱——”


“不要给我看这个!”




此时的舞驾二郎就差找个被子把自己蒙起来了。




反观对面的四郎,已经无声着笑得快要岔了气。






6.




“fufufu、二郎一直都对蛇啊蜘蛛一类的东西很苦手呢。”


待气氛缓和一些后,一郎终于转过身探出了头:


“这种东西就算了吧。”




“嗯,我看也是。那就换一个。”


五郎点开了另一个网页,拍了拍还出于颤栗状态的二郎:


“这个怎么样?”


“什么?”


二郎睁开眼小心翼翼的瞄了一下,确认不再是那种另类的宠物之后叹了口气,疑惑浮上心头:“这是什么啊?老鼠吗?”




“二郎兄さん,这是龙猫。”




三郎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自家冰箱上早些年被无情画上的潦草的毛雪人,又指了指屏幕上可爱的毛团子小动物:


“就是你画的那玩意儿,宫崎骏的那个。”


“你骗人,怎么可能?”二郎难以置信的凑近了看,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宫崎骏的龙猫明明是球形的、我是照着那个画的……”


“人家那只是胖成球了的龙猫,”四郎的小尖嗓嚷嚷了起来:“但二郎哥你画的就仅仅是两个球了!”


还是发了霉长了毛的两个球。——他紧接着补上一句。






7.




舞驾家里,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咳、四郎的想法呢?你有什么中意的宠物吗?”


三郎企图问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只见四郎猫唇一勾笑了笑:


“有哦。”


“居然有吗?”


“当然。”




四郎指了指手中的游戏机:


“我觉得皮卡丘就行。”






8.




“……”


“唉。”


看着其他四个人一排懵逼的表情,四郎摇了摇头放下游戏机,一双汉堡手摸着太阳穴说:




“不然你们要养傻了吧唧的可达鸭我也没意见。”






9.




“啊——!”




在空气凝固的那一刻,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讨论会就此陷入僵局,三郎的高声一吼猛然间打破了寂静:


“我知道可以养什么了!”




在两兄两弟期待的眼神之下,


三郎却作死一般故弄玄虚兴致勃勃双手环着胸说:


“不过暂时保密!”




当然,




下场就是当晚菜单里的炸鸡被五郎冷着脸毫不犹豫的划掉了。








11.




说是保密,这秘密也没保住多久。






因为第二天,舞驾三郎就兴高采烈地提着一只笼子回了家。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啊?”


其他四个人围成一圈凑了过来,便看到笼子角落里那个受惊的小东西瑟瑟发抖着面对五个“庞然大物”的逼近发抖地缩了起来。




“……”


三郎抬起头刚想问这个小家伙怎么样,就看到兄弟四人用失望到极点的眼神看着他,顿时冷汗直流。


四郎叹了口气:


“……还不如可达鸭。”




说着,他拍了拍笼子,五个人眼看着小动物刺溜一下就窜进了旁边的木屑里埋着头——


那模样和昨日害怕得紧闭着眼睛的舞驾二郎倒是颇有一番相似。




二郎和五郎盯着它——一只灰白又圆乎乎的仓鼠——


相顾无言。






12.




“嘛,不是也挺可爱的嘛,仓鼠。”


一郎笑了笑,伸手戳了下小仓鼠的屁股:


“而且买都买了。来给它起个名字?”


“好啊!”看到自己挑的宠物被接受,三郎终于放下了心:”叫什么好呢?炸鸡块?“


“那是什么名字啊!这么说不如叫荞麦面喽!”


“fufufu、我觉得叫金枪鱼也不错。”


“……我感觉它已经失去了作为仓鼠的身份……”面对哥哥们的异想天开,五郎哭笑不得,转头问:“四郎哥觉得呢?叫什么比较好?”




“嗯……”四郎抿了抿嘴、犹豫片刻道:




“可达鸭。”






13.




于是最后这只仓鼠也没有具体的名字,合着笼子一起被安放在了客厅角落那五郎最喜爱的盆栽旁边。




舞驾家的五个人基本上也是随着性子,对它几乎从心所欲地一天变一个叫法。






14.




“啊,水果干怎么这么快又没了?”想要给仓鼠喂点午饭时,一郎拿起空荡荡的包装问:


“二郎,你吃了?”


“我没吃!仓鼠吃的!”


一旁刷着手机的二郎身体一僵急忙摆了摆手:“真的!兄さん你要相信我!”




“……是嘛。”


看着从粘在二郎袖子上落下的一点黄色的固状残渣,


一郎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仓鼠吃的……噢。




“我信你。”






15.




索性这只仓鼠在舞驾家吃饱住暖颇受照顾,也常常被四郎抓去在滚轮上疯狂跑圈、练得了一个健康的好身体。




要说唯一能让它不安宁的,大概就只有一家子几个越活越回去、骨子里多多少少都有点小恶魔气质的兄弟们偶尔对它的味觉调戏一番。






但是当终于下了班回家的舞驾二郎难得想查看一下自家小仓鼠的状态时,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赶忙冲了过去——






16.




“不要给仓鼠喂香菜!!”








——————


END.


————————————




没赶上零点!睡前白开水大概要变成睡醒白开水了www




再次祝大家、


じねんだじば!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