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shi家的鱼

A团蓝担团饭,all智党,最爱山组,弟弟们并列第二!
一生悬命爱小大!此生无悔入山风!
五人成岚!
图片都是网上收集的,旨在和大家分享五子的美好,去了lofter的水印,大家可以放心保存

走近科学:探寻国民偶像身上的未解之谜……

岚田日暖:

早上起床时,不知为何忽然感到眼前一黑……
边吃饭边码的,逻辑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吧……
依旧是小妖精系列,其实这是爱情故事,看出来了对吧~


——————————————————————


  作为一个很孤独的个体生物,小润一直急于寻找着自己的同类。
   但是小润自来到这世上至今,也没有见过同种族的小伙伴。
    因为他是妖精——


    他是扭扭腰精。


    有时候他也会安慰自己,大概是自己太独一无二了,这世上还会有几个扭扭腰精呢?他就是这么一个人独特的生物。可是孤独的久了,还是会很难过。
   大概生物都会有一种对于同类的特殊的直觉。这几天小润感觉很焦躁,他觉得似乎就有一个同类在他的附近,可是焦躁了好几天还是没有见到。
   事实上,小润现在处于寄生状态。虽然他觉得妖精自己一个人生活也未必不可,但是他太孤独了,总想找人陪陪他,找不到妖精,就找人类咯,他也从没见过说不能寄生在人身上的妖精。
  说起自己的寄主,小润还是十分骄傲的,因为他的寄主是一个当红偶像,万众瞩目的明星。小润喜欢和他一起登上舞台,听那些如潮水一般的尖叫声,他感觉似乎自己也变得受关注了一般。
   再说他关注了很久的目标,那也是一个偶像明星,小润的焦躁就是从自己的寄主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开始的。于是他大胆的猜测着,对方身上是不是会有自己的同类呢?
  机会很快就来了。这天,两位国民偶像在电视台番组的撮合下,共同举办一个小型户外live。正是亲密接触的好时机,小润便打算趁这个时候偷渡到那个人身上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同类。
  于是在一个舞蹈动作促使的身体接触下,小润纵身一跃跳到了那个人身上。神不知鬼不觉的爬遍了对方的全身。


  大野智现在是国民偶像。
  出道十八年了,他从不靠故意耍帅装样做作赢得粉丝的心。他走男前接地气,直率粗暴散发个人魅力路线,粉丝也乐得真心诚意的佩服。但是今天在舞台上,他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跳舞的时候浑身痒痒,尤其是腰。
  于是他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结果粉丝的眼睛都看直了。周围的欢呼声逐渐演变成暧昧不明的赞叹声,周围迷妹瞬间变成了亲爹。


  一旁的松本润有点摸不着头脑。
大野智这小子以前见着一向是规规矩矩,结果今天老是不按套路出牌,自由发挥是怎么回事?
  他倒是不怕那人抢他风头,他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再瞥了眼台下的观众。
  他觉得他很担心再扭下去不是观众先扑上来,就是他自己先喷鼻血。
  于是他想借着一个舞蹈动作,凑到他身边,提醒一下他。


  小润此时热泪盈眶。
  他乡遇故知也不足以形容他的感动程度。
  他在大野智身上真的找到了同类。并在五秒钟之内完成了互相介绍和简单了解,大致成为了朋友。


   “我叫阿大。”
    他说到。
   “我是一个发胶妖精。”
 


   小润立刻明白了大野智怎么走的男前路线。


   刚刚有了好朋友,小润恨不得一直和他呆在一起。但是想想还有自己的寄主,他又舍不得离他太远。他思索再三,想邀请阿大到自己家去做客,也就是带着阿大到松本润身上去。
   阿大很没心没肺地答应了,丝毫没有对自己寄主的留恋。
  正好他们等到了松本润趴在大野智耳边说话的一个时机,纵身一跃,回到了松本润身上。
  可是刚一着陆,小润就要被眼前的景象气的炸毛了。
原来居然有一个别的妖精,趁小润不在,擅自在松本润身上登陆了!
  小润心说,天天找同类找不到,这个时候倒不请自来了!
  于是气呼呼的问他是谁。
  那家伙怯生生地说他没地方去,被迫到这里来。
  他是一个气象妖精。


  
   阿大和别的妖精有来往,所以他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很高级的妖精,至少比他们俩都厉害。于是他劝小润不要生气,然后请气象妖精先到自己的宿主身上去。
气象妖精感激涕零地问他可以么?
阿大大方的表示,他那里地方大,又没人,随便住。
  气象妖精果然很厉害,得到允许以后,自己呼扇着小胖手飞过去了。


  松本润在休息室里一边往头上拼命抹着发胶,一边百思不得其解。有段时间没碰发胶了,怎么今天突然就想整大背头了呢?
  隔壁的大野智走出来从他门口经过,松本润看了他一眼顿时惊讶了一下。


  那是大野么?


  那个留着前发软软的的小朋友是谁啊?!


  松本润好奇的追了上去,仔细一看,嘿——!还真是大野智。他用毛巾擦着脸上和脖子里的汗,头发也被濡湿了,软软的耷拉在前额,显得又可爱又年轻。
  松本润眼前一亮,忍不住抬手呼噜了一下小可爱的头毛。


  “下半场也要加油哦大野桑~!”


  说完就扭着腰走了。
  大野智用像是看着神经病一样看松本润,愣了足足有一分钟才回过神来,对着镜子端详了一会儿,喃喃自语到:


  “……也许……可以试试不用发胶…………?”


  下半场一开始,迷妹们就惊喜地发现两个爱豆几乎像是换了个人。松本润锃光瓦亮大背头,小腰一扭十八弯,霸道总裁邪魅狂狷,撩的人少女心都快炸成渣了;大野智栗色柔软的小刘海,衬着小脸幼的极致可爱,湿漉漉的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眼神看的人幻肢都快硬了,只想上台扑倒这个小妖精。
  这可怕的反差让观众们不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现场效果爆棚。
  正当大家沉浸于精彩的表演时,突然一瞬间乌云密布,顷刻间暴雨倾盆而下,浇的每个人都透心凉,心飞扬……
  此时的气象妖精惊慌失措,他万万没有想到,大野智居然是雨男体质,而自己的到来无疑激发了这种能力的进一步发展,从而引得暴雨不期而至。
  气象妖精欲哭无泪地等着阿大的审判,他觉得自己一定会被赶走,然而和小润观光一圈回来的阿大,却依旧笑眯眯的,没有丝毫的不高兴。


  “我和小润以后可以经常见面啦!”


  他开心的说。


  “这都多亏了你哦~”


  阿大握着气象妖精的手,诚恳的感谢着。
  对方完全摸不着头脑。


  原来,暴雨把两个人都浇湿了以后,表演只好中断。在后台的松本润回头望了眼毛巾下面湿漉漉的大野智。
  小可爱此时像一只淋了雨的小野猫,披着浴巾瑟瑟发着抖。他喝了口热水,抬眸望了眼松本润,瞬间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给吓到了。



“你、你干嘛……”
“很可爱啊,大野桑~”
大野智的瞪圆了眼睛望着他。
“刘海很可爱啊~还是不要有发胶比较好~”

大野智顿时变得气鼓鼓的,垂着脸吭哧了半天,才张口反驳他。
说出口的那一瞬间,他脸颊就变得通红。


“有发胶就、就不可爱了么?”


  松本润愣住了。
  目光扫过对方颤抖的睫毛,带着红晕的小脸,和红艳艳的泛着水光的嘴唇。
  于是他哈哈大笑。
  大野智意料之中的更生气了。
  但是松本润还是接着说下去。


“很可爱,你哪个样子都很可爱——”



“我很喜欢~”








“然后就距离ZERO~了!我就可以天天串门啦!”


这到底是哪门子的ZERO……
气象妖精觉得故事进展莫名其妙,情节变化跌宕起伏,仅凭他的情商可能很难理解的了……
 
  “你不用担心的,就一直安心的住在这里吧,其实以前都是我一个人住,我也很寂寞的,小伙伴越多不是越热闹嘛~这样多好啊~!”
  气象妖精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两个人四只手终于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阿大,阿大!!”
  气象妖精风风火火跑过来,亲切的叫着发胶妖精的名字,丝毫没注意到一旁给了他一个眼刀的扭扭腰精小润。
  “阿大,你不是说很寂寞么?我给你又带来一个朋友,我们一起玩啊~!”
  小润黑着脸瞪着气象妖精,后悔当初听阿大的把他留了下来。
“是谁啊?”


  “来,阿野,你来自我介绍一下!”
气象妖精背后走出一个黑乎乎的几乎连脸都看不清的小人。他背着一根小鱼竿,沉稳的看着两人开了口。



“初次见面,我叫阿野。”


“是一个黑皮妖精。”









松本润不知为何,忽然感到眼前一黑。


——END——



评论

热度(87)

  1. Satoshi家的鱼岚田日暖 转载了此文字